第372章 冷蘭要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此時,宴無悔陰沉著臉坐在了角落之中,垂頭喪氣的看著前方,雙唇更是抿成了一條直線。
當初那么驕傲的一個人,現在竟然就這樣一直在聽著玉枝說他。
宴平生看著他如此,也是心頭一跳,急忙的走了過去,低聲的開口,“小叔叔!”
突然聽到了宴平生的聲音,瞬間宴無悔的眼神明亮無比,激動的看著他。
“平生!你快看看,看看她!”
說著,宴無悔踉蹌的站直了身體,狼狽的向著床榻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身上的傷還沒有恢復,現在又遭遇了這樣的事情。
宴平生從來都沒有看到過小叔叔成了這個樣子,他失魂落魄的模樣,讓人看著著實非常心疼。
“快,你快看看她!”
宴無悔此時高聲的喊出了聲音,激動的看著宴平生。
頓時,宴平生這才收回了神,連連的點頭,“好!好!”
說著,宴平生快步的向前走了過去,看著床榻上的冷蘭,瞬間僵在了原地。
冷蘭渾身滿是血污的躺在那里,臉色更是慘白,她的呼吸更是非常的微弱,好似稍微一頓就會死掉。
如此的模樣,讓宴平生也是心頭一跳,急忙的從懷中拿出布包,快速的行針。
不知道冷蘭的身體到底是怎么了,他的銀針一落下,那鮮血不停的涌了出來,根本就讓人看不清楚位置。
“清嵐,幫我!”
宴平生此時高聲的開口說著,目不轉睛的看著冷蘭的方向。
白清嵐瞬間清醒,急忙的點頭,一旁的玉枝更是手忙腳亂的拿出了巾帕,遞到了她的面前。
白清嵐小心翼翼的擦拭著冷蘭的身體,時間過的非常的快速,宴無悔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看著他們。
宴平生的動作非常的平穩,偶爾的汗珠順著臉頰滑落,滴在了冷蘭的身體上面,與鮮血融合。
宴平生深吸了一口氣,雙手竟然開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那一瞬間,宴無悔看出了他的不對勁,急忙的開口說道“怎么了!”
“冷蘭她,她的脈搏又虛弱了!”
宴平生的話剛說完,眼看著宴無悔快步的沖了過來,一把握住了冷蘭的手,高聲的喊著,“冷蘭,冷蘭!”
越是這樣,冷蘭的身體越像是飄搖的浮萍,脆弱的好似一碰就會碎。
“你別晃她了!”
玉枝高聲的呵斥著,“你要是真的想讓她活,你就給我好好的待在那里!”
玉枝冷冷的看著他,瞬間就讓宴無悔沒有了生機,悻悻的待在了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懊惱又頹廢的樣子,讓人看著十分的難受。
白清嵐更是驚訝,宴無悔今日怎么這么的老實,居然一句回嗆的話都沒有再說。
她十分的詫異,此時,宴平生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叔叔,你來!”
這么一句話,讓宴無悔頓時一愣,詫異的站了起來。
“怎么了!”
“你過來,你跟冷蘭說話!”
宴無悔呆愣在了原地,十分詫異的看著他。
一點都不理解這是為什么。
宴平生焦急無比,豆大的汗水滑落下來,急忙的說著,“剛才你的聲音,讓冷蘭的脈搏重新的跳動活躍了。”
話音剛落,宴無悔快步的向前,跪在了冷蘭的床榻面前,一動不動的看著她,聲音異常的顫抖,“冷蘭……你給我起來,說好的討厭我,怎么還會聽到我的聲音有反應!”
宴無悔第一次聲音帶著顫抖。
這是白清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這副模樣……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