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我不會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蘇卿言明白了,陳雅婷今天來,不光是來表明她的立場,也是來傳達沈老爺子的話。
她前不久還覺得沈老爺子雖然過于商人化,算計人心和利益,但也算是威嚴的人,不與她這樣的小輩計較。
如今看來,他也不過如此。
陳雅婷打著老爺子的名號做事,倒也并沒有哄騙的意思,那天沈子瑜從沈家老宅離開之后,陳雅婷越想心里的那股氣越不順,第二天就找老爺子攤了牌。
明確表示自己不會接受蘇卿言這個兒媳婦。
沈老爺子先是一直保持沉默,就在她以為老爺子已經下定決心,正要看看蘇卿言能闖出什么名堂的時候,老爺子淡淡的回了一句:
“找個時間你去一趟吧,避開子瑜,別讓他知道。”
沈老爺子的確是覺得誰做沈家的媳婦都沒什么要緊的,他更在意的是,沈子瑜越來越難掌控了,特別是最近。
沈子瑜突然的大動作,不用說也是因為蘇卿言,雖然沈子瑜一直在試圖將沈氏集團的真正的實權拿到手,但一直走的時候平緩路線,現在突然加快了步伐是為了什么?
所以他會默認陳雅婷的行為,甚至暗示陳雅婷,他的態度是不反對,只是不參與而已。
所以陳雅婷才打聽了沈子瑜的日程安排,選擇了今天帶著離婚協議書來找蘇卿言。
蘇卿言蹲下身子,一張一張的撿起地上的紙張,在站起來的那刻,將自己的眼淚逼了回去。
有人疼的人才會用眼淚換同情,很明顯,陳雅婷不會因為她掉一兩滴眼淚,就收回剛剛說的話。
在陳雅婷卑躬屈膝慣了的蘇卿言,這一次想要硬氣一把。
雖然她有時候也會懷疑,在家人和她之間,沈子瑜會怎么選擇,但既然他說了愿意做她的后盾,那她想靠一下,沈子瑜應該不會不同意吧?
“我不會簽。”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這與陳雅婷設想的不一樣,就連秦年也覺得有些訝異。
她和陳雅婷有一樣的想法,就是都確定蘇卿言一定會簽。
秦年再次打量著這個短短幾天就發生了不少變化的蘇卿言。
剛剛蘇卿言太過謙卑,以至于她都沒有看出來,如今的蘇卿言比她上次見到的人,多了很多自信。
大概就是那種有恃無恐的自信。
給她信心的人是誰?
這個問題不用猜了吧,答案顯而易見。
秦年突然很嫉妒蘇卿言,她以前是對蘇卿言有負面的情緒,那是對蘇卿言搶了她沈子瑜妻子這個身份的怨恨。
她很早,十幾歲的時候,就知道沈子瑜不喜歡她,但她還是義無反顧的扎進了這場沒有回復的單戀里,因為沈子瑜不只是不喜歡她,而是不喜歡任何女人。
一直到她看到蘇卿言的第一眼,心里的那些篤定就動搖了。
她從國外回來的那天,沈子瑜被沈老太太強制要求去接她時,她之所以能一眼就看到蘇卿言,不是因為早就看過她的照片。
第一個看到蘇卿言的也不是她,她那時的心思全在沈子瑜身上,她看得很清楚,在蘇卿言的身影從大廈門口走出來的那刻起,沈子瑜的眼神就變了。
是那種溫柔,帶著愛戀的眼神,只是那個眼神轉瞬即逝,她再想深入觀察的時候,沈子瑜眼里就置身凌厲了。
然后當蘇卿言走過來,叫他“沈先生”的時候,沈子瑜似乎是很不爽的,他的不爽在蘇卿言坐到副駕駛后,更明顯了。
這些細節,她都一一看在眼里。
畢竟于她而言,只要和沈子瑜在一起,那她的眼里就這有這個人。
她那天還不覺得自己其實是在看自己喜歡的人,對另一個人的愛戀。
現在想起來,心里直泛酸水。
沈子瑜是什么時候喜歡上蘇卿言的?
蘇卿言比之她,贏在哪里?
不是她自我感覺良好,事實上,她各方面都要比蘇卿言占優勢很多,而她與沈子瑜相處了十多年,這個男人對她都沒有一絲男女之情。
不過是和蘇卿言生活了幾年,就打破了自己的感情觀,對蘇卿言動了心。
明明是那樣一個感情淡薄的人。
蘇卿言的話,打斷了秦年繼續深想下去。
“爺爺已經答應我了,協議到期之前,不會趕我走,他既然說了,就要貫徹到底,不能反悔。”
陳雅婷氣極反笑,像看小丑一樣看著蘇卿言,“你以為你的堅持能換來一個圓滿的結局?想拖延時間,等子瑜回來替你說話?”
“我了解我兒子,要是他現在真站在這里,確實會為你這個女人說話,可是你以為你有什么資格,可以讓他不惜與整個家族作對,也要將你留下?”
“你要是老老實實簽了這份離婚協議書,還能得一筆數目不小的錢,安心度過下半生,等到老爺子出手了,可就沒這么輕松了。”
蘇卿言攥緊了手里的紙,手心后背全是汗水,她知道她的堅持其實是件可笑的事情。
就算她背后有沈子瑜,她也沒資格與沈家站在對立面上。
沈子瑜名義上是沈氏集團的掌舵人,股份最高持有者,可沈老爺子真想打壓他,他手上的那些股份不過是一張張白紙。
她的存在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也是在給沈子瑜找麻煩,沈子瑜如果要幫她,會承受什么后果,是能想象到的。
“安安我已經讓人送到了老宅,從今天起,他會住在老宅,適應離開親生母親的生活,你放心,安安還這么小,很快就能適應。”
蘇卿言的臉色發白到有幾分透明,她猛地抬起頭,看著陳雅婷,眼里還是爬上了幾分無助。
現在與她而言,沈熠安、趙茹惠,還有沈子瑜都會是她的軟肋。
她自己吃點苦頭沒關系,但她不可能讓沈熠安因為她,收到陳雅婷不公平的對待。
安安是沈家的子孫,但也是她的還在。
而且,他們真正認可的生下沈家子孫的人就在這里,他們若是想再要一個的孫子,是很容易的事。
那時,安安的處境將如何?
她敢拿沈熠安日后的健康喜樂賭嗎?
()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