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國服(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中午,徐辰與蘇倩在食堂吃完飯,便回到教室準備休息。
坐在座位上,徐辰一直思考著選哪些人合適,哪些人愿意去。
如果硬是要按照跑步標準來選,那肯定是腿比較長的,擺動幅度比較大,速度會更快一些。但之前與蘇倩商量這件事,在蘇倩看來,班上哪些沉悶的人,估計不太能說的通。
“別想了,你趴著休息一下,等許老師宣布這件事之后,再物色。中午不睡,下午崩潰!”
徐辰剛準備睡下,后方便傳來了罵聲。
“說了別送,你一個人非要被群毆?”
聽到這咬牙切齒的罵聲,徐辰眼睛一亮。
物色人選,肯定是精力比較旺盛,活潑開朗一點的人更容易說通。
“我除了情商和說話算拿的出手的本事外,其實我還有一張底牌!”徐辰嘴角帶著笑意道。
“什么底牌?”蘇倩有些好奇的問道。
徐辰并沒有說明,而是拿出手機在蘇倩眼里晃了晃,道:“看著!”
隨即,徐辰默默的拿著手機,在蘇倩的注視下來到了教室后方。
教室后面,靠垃圾桶的幾個座位上,正坐著五個人。他們有的做在凳子上,有的坐在桌上,雖然凌亂,但他們都整齊劃一的拿著手機。
“這是干什么呢?都罵上了!”
專心致志的五人,以及一些旁觀的人都抬頭看向走來的徐辰。
“老班長!我們在帶尚惠打游戲呢!”
徐辰都不用看,單單看這五人拿手機玩,可以肯定是五黑,排位。
“你們都什么段位?”
“尚惠剛玩不久,才倔強青銅,梁飛龍最強,鉑金二,不過,他開的是個青銅小號,另外三個都是黃金。”
徐辰一陣恍然的表情,蔡鍔班畢竟是學風良好的班級,他們其實并沒有多少時間打游戲,段位低很正常。不過,自己的號段位已經到了鉆石。畢竟,史添有極其厲害的dota底子,對這種moba類游戲學的相當快,兩人開黑贏多輸少,段位提升的快。
“這陣容不行,三射手一法師一輔助!”
梁飛龍一臉怨氣道:“這些犢子,我都說了陣容不行,他們就會那幾個英雄。對了,老班長會玩?”
徐辰啞然一笑道:“請叫我國服程咬金!”
話音一落,頓時,認真打游戲的五個人齊齊抬頭。
“吹牛的吧!老班長怎么可能是國服程咬金?”尚惠也是不敢相信的看著徐辰。
徐辰笑而不語。
梁飛龍作為最會玩的一個,對于國服兩個字,代表的威力,自然是理解的。正好,這局失敗已定,直接放棄掙扎。
“投降,投降,張毅,我記得你號里有程咬金!把手機給老班長,讓他打一把程咬金試試!名次沒老班長高,我就不信打游戲還沒老班長厲害!”
徐辰哈哈一笑道:“飛龍,我就看好你質疑我的勇氣!”
“來,老班長,坐我這,別影響你發揮!”
張毅直接站起來,讓徐辰坐在椅子上。
五人選角色,梁飛龍選射手后羿,尚惠選孫臏輔助,打野是孫悟空,上單是徐辰的程咬金,中法是安其拉。
在moba類游戲中,史添一直灌輸徐辰一種思想,那就是當敵人要殺自己的時候,才是最好殺別人的時候。而程咬金這個超級坦克,便是最容易貫徹這種思想的英雄。程咬金的大,能讓看起來殘血的程咬金實際上等于還有一條命。
開局一分鐘,敵方四處溜達的蘭陵王拿了猴子一血。而與此同時,徐辰正被敵方狂鐵懟在防御塔里不敢出門。
“我說,蘭陵王為啥能一分鐘的時候拿猴子一血?你是站著給人家打么?還有,老班長的國服程咬金倒是出塔啊!”梁飛龍毫不客氣的嘲諷。
尚惠在捂嘴偷笑,徐辰卻不以為意。等程咬金三級還差一波兵就到四的時候,這一波兵馬上要進塔,敵方狂鐵就在小兵當中。徐辰滿血直接跳了出去,給狂鐵一個跳劈,然后三板斧一轉,跟狂鐵對拼。
“老班長,快死了,快死了,你打不過!”
此時正好,孫悟空被蘭陵王拿二血。
“崩了,雪崩,孫悟空直接二血,老班長估計也要送第三血了!”梁飛龍發出一聲哀嚎。
然而當徐辰拼到只有三小格血的時候,狂鐵一個終結,打的徐辰只剩下一絲血。徐辰一個三板斧轉死小兵,飛速點了個大,開啟大招往塔里跑。
狂鐵見程咬金的血量也就是一榔頭的問題,果斷越塔。
結果,一榔頭,兩榔頭,三榔頭下去,程咬金還是有那么多血,不但如此,還在往上升。
徐辰干脆不打了,點了一下回城,對狂鐵來了個深淵凝視大法。
狂鐵意識到打不過了,想跑,但人雖然跑出去了,防御塔的最后一下攻擊也跟了上去,打在身上,狂鐵直接回泉水!
公屏上,狂鐵發出了一個‘?’!
“班長牛皮,單殺狂鐵!”張毅忍不住叫好。
狂鐵一死,每個人屏幕上都出現了程咬金擊殺狂鐵的提示。
“牛皮!”梁飛龍臉上也是激動的喊了一句。
“厲害,老班長!”尚惠也道。
徐辰游走中路,因為段位低,排位不是征召模式,所以對方也是個安其拉。徐辰一個跳劈,落到走位激進的安其拉身邊,圍著按起來轉圈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