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蝙蝠毒女(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百五十章:蝙蝠毒女
此刻,在一處海面上,空氣中還彌漫著硝煙的氣息,可以清楚看到,這里的海面上還有下雪沒有沉淀下去。
周圍有十幾艘快艇,一些人正在處理。
火凰看著邊上一具尸體,眉頭緊湊。
這個時候,一艘快艇過來,一個男子上了火凰的船后道:“總共四十多人,根據一個重傷的一人開口,他么都是三眼埋伏在華國的棋子,這次被聚集起來,跟在山上發現的那批人是一樣的,不同的是,山上那批人沒有反抗,這批人劇烈反抗了,最次都是神榜的高手。”
“后來,就是我們看到的,對方帶頭的人跑了,其他人全部留在了這里,那個叫溫婉的女人,太恐怖了,他帶的那批人更是恐怖,緊然有序,直接將這批人全部圍殺了,前后竟然不超過五分鐘,帝天鈞,到底是怎么培養出這批戰斗力的,您說,要不要上報?”
聞聲,火凰冷眼看向男子道:“讓你是來調查這些人的,不是調查帝天鈞,不要多事。”
“是,不過,葉老打過電話來,讓您回去寫一個報告,另外,讓您待在這里一段時間,等帝天鈞恢復了,您直接帶他去帝都,這一次放走了帝宇軒和九姬,雖然說是老戰神同意的,但我們龍凰,需要帝天鈞一個解釋。”
“好的,你們處理完這里的事情,就先回去,剩下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做。”
火凰淡淡開口,男子沒有再多言,在處理好這些人后,帶著人離開。
火凰依舊站著沒動,足足幾分鐘后,嘴角微微上揚道:“小家伙,有點長進么”
西方,一座廢棄的古堡之中。
落葉鋪滿了古堡的道路,沿路看來,到處都是蜘蛛網,仿佛在彰顯這個古堡的破舊。
但這會兒,四道人影急速進入了古堡之中。
也就在他們剛到內堡門口的時候,一白色身影從天而降落。
金屬的落地聲響起,看過去,是一個穿著白色西方古式鎧甲的男子。
四道身影見狀,全部單膝下跪。
“見過血騎士大人。”
“哼,你們來這里干什么?”
“我們是來找大長老的。”
一人開口,男子眼神微咪道:“誰讓你們來的。”
“六長老,莫納特大人。”
聞聲,鎧甲男子眉頭一皺,然后開口道:“你們等著。”
四人跪在地上,沒有敢亂動。
隨即,這男子推開了古堡大門,邁步進堡后,他快速來到了一座破舊大殿門口,恭敬開口道:“德古殿下,莫納特的人來了。”
“應該是他殺了那個華國人的事情敗露了,凱恩,你帶領血騎回去總部吧,摩納特是我們的人,不能被另外一批給拿了,他應該是怕扛不住了。”
大殿內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凱恩聞聲,恭敬道:“殿下,這事情若是被那位知道,您也不會有麻煩的,畢竟。”
“沒什么,若是沒有我,何來他的位置,這些年三眼潛伏,他趁著這些時間不斷消耗我的人,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算了,但這莫納特,跟我德古家有舊,這些年他也算是忠心耿耿,加上位置也重要,不能這時候倒下,你過去,就代表我有了態度,所以就算那位知道了所有事情,他也會將事情壓下去的,不會傳出來。”
“畢竟,三眼在這世界上也不是無敵的,三大會一直沒動,西方四大超古勢力,我們只是末流,他比我明白局勢,放心吧。”
沒等凱恩說完,大殿里的人打斷了他的話。
凱恩沒有再多言,恭敬道:“屬下明白了,我這就去召集守護各古堡的血騎士隊伍,返回總部。”
“退下吧。”
凱恩沒多言,轉身離開。
等他走后,大殿一王座上,一個穿著西方古式王服的白發老人猛然睜開了眼睛。
那雙眼睛是金色的,就見他死死盯著大殿之門。
足足幾分鐘,他再次開口道:“能躲過凱恩,瑪麗的感知,看來你就是同心會七怪之一的蝙蝠毒女了。”
“殿下好眼力,不愧是當年一人力挽狂瀾的德古三世。”
“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德古三世淡淡開口,毒女聞聲道:“三眼最近風波不斷,讓世界各方勢力都注意了,我們會長的意思是,這四大勢力已經平衡了,不需要再有人爬起來了。”
“你是說那個昊天圣王?”
“是的,因為三眼是直接和他對上的人,我們會長的意思是,如果三眼處理不好的話,我們可以幫忙。”
毒女說完,德古三世淡淡道:“是收他?還是殺他?”
“這個就不勞您費心了,只是希望到時候三眼別和我們起沖突的好。”
“呵呵,你們要插手,插手便是,但我們三眼還是會做我們三眼的,告訴你們會長,只要你門不主動挑起事端,我們三眼絕對不會主動冒犯。”
德古三世說完,毒女恭敬一禮,然后道:“那就多謝了。”
隨后毒女轉身就走。
而她前腳剛走,大殿一石柱邊上,一個穿著黑袍的女子走了出來,開口道:“您為什么不讓我動手?”
“不需要,她已經帶來了一個信息,當年我就懷疑帝滄海這個曠世奇才跟三大會有關,現在看來是真的了。”
德古三世說完,那雙眼閃爍,女子聞聲道:“您是說,那家伙利用我們四方力量做了研究?”
“對,并且那研究成果沒準他用到了他自己兒子身上,不然同心會不可能這個時候插手進來,他們肯定是發現了什么,故意找了個理由去對付帝天鈞,你去一趟東方,拿著我的令牌,召集所有我安放在那里的棋子,給我將帝天鈞從頭到尾查一遍,可以的話,將他抓起來,好好做個試驗測試。”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