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帝天鈞中毒(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百四十九章:帝天鈞中毒
話落下,張靈沒動,帝宇軒急眼道:“你還楞什么啊,殺了這家伙,我們就高枕無憂了。”
可這個時候九姬出聲道:“他現在不能死,他若是死了我們就算逃出去也必死無疑,而且,扣著他,我們估計連公司都出不去,別看海面什么人都沒有,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關注我們這邊呢。”
九姬話落,帝宇軒沉默了。
他是想殺了帝天鈞,但他也想自己能活著離開。
原本的他找就絕望了,如今出來了,那給他的希望感,是他無法去拒絕的,也不想去放棄的。
頓時道:“那現在怎么辦?”
“小野伯伯,開船進入東日島海域,然后咱們從東日島海域繞去西方。”
她說完,小野立馬就去辦了。
他就是為了救九姬而來,九姬的話,他自然是遵從的。
見九姬開口了,帝宇軒也沒有再廢話。
之后,華地一直跟在他們的船后面,期間,沒有任何其他攻擊他們的人出現,一直到靠近東日島海域附近的時候,九姬一拳打在了帝天鈞的腹部,帝天鈞吃痛躬身,九姬是一點沒客氣,上去就是一頓暴打。
華地看的都急眼了,但他生生忍住了。
因為老戰神囑咐過,只要不是殺帝天鈞,那就不能輕舉妄動。
足足打了幾分鐘后,九姬似乎累了,掐著帝天鈞的領子,冷聲道:“帝天鈞,你很聰明,但我也不差,這是我跟你收的利息,相信我,我一定會再抓住你的,到時候我會讓你生不如死,我父親和我弟弟的仇,我是一定會來報的,還有,告訴那個叫火凰的女人,我一定會找她的。”’
說完,九姬猛然將帝天鈞甩了出去,直接落向了后方華地的船上,然后冷聲道:“開船,不要停,直接繞過去。”
“是!”
貨輪快速離開,華地接過帝天鈞后,眼圈微紅,帝天鈞何時受過這等屈辱啊。
開口道:“戰王,屬下這就去追。”
“不,不用。”
帝天鈞這時候一把拉住了華地,華地一愣道:“就這么讓他們走了?”
“若是在南城你們找到了,那自然是最好,在這里就別追了,九姬的人肯定還有其他安排,這個張靈看起來什么都不懂,其實她將什么都看明白了。”
“跟她接觸的時候,我以為她真沒后手呢,沒想到這女的還有這么一手,不過也好,這也剛好應了我后面的計劃。”
話落,華地疑惑道:“什么計劃?”
“這個你就不要問了,總之是一個好的計劃,先送我回去,估計這一次,我得住十天半個月了。”
“行,那你先躺會兒。”
華地給周天放好后,快速就往南城方向去了。
貨輪上,帝宇軒喝著水,深呼吸了一口空氣后,對著邊上的九姬開口道“圣主,為什么不殺帝天鈞啊?”
“現在殺了他,我們也活不了,拋開帝天鈞的人不說,就三眼也不會放過我們。”
她說完,帝宇軒皺眉道:“三眼不是派靈靈來救我們么?”
“救我們?如果是救我們,會是靈靈一個人站在這里嗎野伯伯也就不會在這里了,張靈應該是看明白了一些東西,不然不會通知小野伯伯過來的。”
話落,九姬看向了張靈。
張靈這時候開口道:“真要說起來,這個事情還要說是帝天鈞告訴我的,他要不說,沒準我們現在都成了枯骨了。”
聽聞此話,九姬疑惑道:“他跟你說的?”
當即,張靈將所有事情說了一遍,邊上的帝宇軒聽后冷笑道:“想不到這個家伙也有怕死的時候。”
九姬立馬反駁道:“錯了,他不是怕死。”
張靈和帝宇軒疑惑看向了九姬,就見九姬瞇眼道:“以前我以為他只是厲害而已,現在看來,這真是一個強大的敵人,算無遺漏,真是恐怖。”
邊上帝宇軒有點不悅道:“圣主,您怎么還長他人志氣呢?”
“我不是長他的志氣,我說的是事實,這個家伙從被抓,就將所有事情看透徹了,如果,張靈沒有按照他說的做,他最后死不死我不知道,我們幾個,是死定了。”
九姬說完,帝宇軒和張靈都是一愣。
隨即,九姬繼續道:“這個事情你們現在就爛在心里,不然我們這些沒有一個有好下倉,明白么?”
見九姬這么嚴肅,兩人點頭,九姬這個時候對張靈道:“給總部打電話,就說我回來了,然后你告訴他們,在交換我們的時候,讓帝天鈞的人救走了。”
“至于你下毒對付咱們自己人,你就說有人在暗中對付你,你怕事情出現意外,所以才對他們下毒,結局是我和帝宇軒給救出來了,所以就算有人要對付你,我也可以幫你遮掩過去,如今,我們想要活著,帝天鈞就不能死。”
后面話落下的時候,帝宇軒咬牙道:“遲早有一天,我會將他碎尸萬段的,不過,這次那帝青山死了,也算是了卻了我一樁心事。”
聞聲,九姬微微皺眉,因為他對于自己的親人還是比較在乎的。
雖然她也冷血無情,但對于帝宇軒這么痛恨自己親人的行為,她確實是有些難以理解。
沒有再多言,被關著的日子可不好過,她只想好好睡上一覺,再好好做謀劃。
此刻,東海海域。
華地帶著帝天鈞已經上了一艘巨大的貨輪,上去后,就有醫神對帝天鈞救治。
如今的帝天鈞已經昏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