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殺了帝天鈞!(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百四十八章:殺了帝天鈞!
深夜,在南城一座大山中,六道身影快速向山上飛奔,等到了一處山洞口的時候,帶頭的一個女子就看到了山洞周圍倒下的身影,這些人看到這六人的時候,眼神一縮。
但這會兒,他們全部中了毒,什么話都沒說,戒備看著他們。
女子看了他們一眼,一句都沒說,就見她拿出一個儀器,到了山洞后方一顆大樹的時候,就見一人正靠在大樹邊上,滿是虛弱。
女子到了他近前,拉下面罩后,對著他道:“人呢?你們怎么會中毒?”
“張靈那丫頭突然對我們下毒,我們都沒有防備,一個小時前,她就將帝天鈞給帶走了,你們來的太慢了。”
男子話落下,女子皺眉道:“不是我們來的太慢了,是忽然南城戒備了,我們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從里面出來,記不記得他們往哪個方向去的?”
“不知道,那丫頭肯定做了很多的準備。”
女子有些惱怒,但事情已經這樣了,他必須盡快去追尋。
頓時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很快那邊傳來蒼老的聲音。
“怎么樣?”
“人被張靈給弄別的地方去了,應該是帝天鈞看破了里面的事情,張靈這丫頭一直喜歡帝宇軒,她雖然受過訓練,但還是稚嫩,表達了意思后,就很容易被帝天鈞利用,我需要啟動會中在我們身體內植入的定位器,找到她。”
“給我五分鐘。”
“是!”
女子掛了電話后,看著男子道:“你還是繼續待著吧。”
“我明白。”
然后,女子看了周圍一圈,往一個方向就過去了,并沒有多待。
也就在她離開的時候,在對面一座山上,一個戴著面具的女子眼神中透著森韓,就聽她開口道“立馬通知下去,讓三組的人活刮了山上的人,一個都不給我留,聽到沒有。”
“是,修羅殿下。”
隨即,溫婉帶著剩下的人快速追擊女子離開的方向。
這會兒,就在距離山洞大概四公司里的一座破木屋內,張靈拿著匕首,匕首上鮮血緩緩滴落,看著桌子上已經熄滅的一定位器,眼神中有著不可思議。
處理傷口的時候,她看向帝天鈞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會有這種微型定位器的?”
“我也是猜的,因為我之前的一切假設,都建立于對方有人埋伏在你們身邊的情況下,可萬一這次你挑選的人里面,就沒有那個非要我死之人的下屬呢,那他就一定還有別的渠道。”
“我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可沒少見到一些大勢力用這種方法來控制自己的下屬,因為任何一個大勢力,他們對于下屬都要掌控,有的是為了自己人員的安全,所以都弄這些定位器,并且,會神不知鬼不覺,我讓你挖,也是讓你挖挖看而已。”
帝天鈞說完,看著桌子上那大號吸鐵石,微微一笑:“怎么樣,我這辦法不錯吧。”
“算你有點小聰明,不過,你也到了交換的時候了。”
“給我老婆打電話,我現在可以確認,外面是有人在追殺我們了,若是我的人攔不住他們,咱們先被他們找到,那死的就是我們了。”
聽著帝天鈞的話,張靈沒再多言,快速撥打韓畫雪的電話,那邊華地一直在等待,接到電話后立馬道:“人已經到我們這里了,哪里交易?”
“直接去公海,我會在那海域等你們,記著,不尊耍花樣。”
“好。”
隨即,張靈看向帝天鈞,拿出一瓶藥水,再次滴入帝天鈞的口中,帝天鈞周身又是乏力,但現在他什么都沒說,他要活下去。
不是他怕死,槍林彈雨他都不懼,又怎么會怕死。
他是不想死的那么窩囊。
另外一邊,華地接到電話后,二話沒說,立馬聯系了火凰,火凰這次也是嚴肅無比,這次事情事關帝天鈞的生死,她也十分在意。
雖然對于帝天鈞這小子,她不是特別的感冒,但是她也不是真的討厭帝天鈞,只是這家伙總是惹她生氣而已。
所以,她這次也算是行動迅速了,看著邊上的九姬和帝宇軒,對著手下人道:“去碼頭,將人交給華地,然后我們暗中保護他們。”
話音落下,她的人立馬開車前往碼頭。
車上,九姬和帝宇軒一言未發,他們兩人都不是傻子,忽然被提出來,難道是有人要救自己?
對此,他們不是開心,都是憂慮。
他們十分清楚如今他們的狀況,是絕對不會有人冒著危險來救他們的。
若是真有,救九姬還是有可能的,因為她還有一定價值,帝宇軒就完全不可能。
可就算如此,九姬也十分焦慮,因為她知道的多,想的也比較多。
如果真有人救她,那必定要拿人威脅火凰他們,能用來威脅火凰的,那必定是有大人物被抓了。
再加上要跟他們有聯系的,也就只有帝天鈞了。
帝天鈞這家伙有多難對付,她比誰都清楚,所以,在她認為,應該是三眼抓了帝天鈞在意的人,讓帝天鈞不得不這么做了。
而到時候若是帝天鈞帶人去交換,那要殺帝天鈞的人,很有可能會將他們所有人都殺死,一個不留的。
想到這里,九姬心情跌到了低估,她可不認為自己背后站著的那位,會對自己手下留情。
因為這些那位做的事情若是傳出去,三眼是不會放過那一個派系的,弄不好會造成三眼內部巨大的爭斗。
這么想著,她腦海一片混亂。
因為對于她來說,活著就有希望,在火凰這里,她肯定是能活著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