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愿賭服輸(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百三十九章:愿賭服輸
帝天鈞看去的時候,心中一緊,連忙微笑道:“凰姐,你來了。”
“呵呵,你后來混的不錯嘛,西北戰王,一代龍帝,論起功勛我都沒法跟你比呢,不過,今天既然見面了,當年的恩怨咱們也了了唄。”
火凰嘴角掛著微笑,帝天鈞看著她那笑容,就知道這丫頭還記得當年的事情呢。
連忙道:“咱們那事情有的是機會,今天聊正經事。”
“人我給你帶來了,已經交給你的下屬了,不過你只有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后,你必須把人還給我,我要將她關起來,這個女人對你的恨你很大,我得帶回去好好訓練,然后再將她放出來,沒準能殺了你。”
火凰后面話說出,帝天鈞面色一青道“凰姐,好歹咱們也算是共患難吧,不至于這么狠吧?”
“哼,扒了你這個小子我都感覺解恨,這一次要不是老戰神出面讓我出手,我絕對不會幫你的,我也沒什么跟你好聊的,你自己做好準備,這兩天我就會找你的,當年的事情我可記得呢,那幾鞭子,我得給你還回去。”
說著,火凰嘴角上揚,邊上安嵐眼中滿是求知欲,連忙道:“火凰姐姐,什么鞭子啊?”
火凰面色一紅,帝天鈞的表情也隨之有點尷尬道:“小屁孩問什么問,火凰姐說著玩呢。”
“哼,記住,一天之后,把人還給我。”
“好的,一定。”
帝天鈞答應后,火凰就要走,可這個時候帝天鈞開口道:“火凰姐,別急著走啊,咱們好久沒見,好好聊聊唄。”
聽著話,火凰回頭,盯著他道:“我和你沒什么好聊的,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想知道三眼的事情,就先跟我打一場,我不欺負你,老規矩,抗住我一百招,你問什么,做什么都行。”
這句話一出,好奇的安嵐一下子反應過來到:“哥,我知道你們的恩怨是什么了。”
“閉嘴,小屁孩瞎猜什么,去陪我媽去。”
帝天鈞佯怒,安嵐吐了吐舌頭,哪里還有之前的凌厲和高冷,活脫脫一個俏皮小女孩。
然后開口道:“我要看看你被打的樣子,爺爺都說你厲害,同輩無敵,看來也不盡然嘛。”
“就他還同輩無敵,只會耍陰招的臭小子,怎么,不敢了?不敢我就走了。”
火凰這個時候接話,帝天鈞頓時道:“火凰姐,那咱們可說好了,若是你輸了,告訴我三眼的事情,以前的事情也一筆勾銷,如何?”
“好。”
見火凰答應,帝天鈞起身,等兩人到了別墅的院子里時,火凰帶來的人和華地他們都看了過來。
黑無常有點好奇道:“華地哥,大哥這是干什么?”
“你看過大哥挨揍不?”
華地這話說出,黑無常有點發蒙道:“你說什么?”
“看著吧,這種場面可不多見。”
華地說著,還抓了一把瓜子,儼然當起了一個吃瓜群眾,白無常頓時道:“你的意思是,他們要打一場?大哥不是火凰的對手?”
“當然,火凰,蒼龍,年齡都比大哥年長,你別看火凰長的漂亮,他至少比大哥大了八歲,同齡上下,大哥絕對是無敵的,可遇到火凰和蒼龍,大哥還真沒少吃癟,蒼龍還好點,他年紀大了,不會跟大哥爭個高地,可火凰不一樣,我聽到過一點小道消息,大哥當年是真沒少挨揍啊。”
后面話說出的時候,華地就感覺兩道殺人的目光下來,下一秒,火凰率先道:“你說誰老呢?”
“沒有沒有,凰姐,您開扁吧,報您那鞭子之仇。”
華地說完,火凰面色更紅了,盯著帝天鈞道:“小子,今天我不會留情了。”
狂暴的氣爆發時,帝天鈞直接對著華地開口道::“你這個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坑我啊你。”
說歸說,帝天鈞的金光已經彌漫。
就見火凰周身一蛇形虛影纏繞,紅光密布,而帝天鈞雙手一條金龍盤臥。
看到那金龍,火凰冷聲道:“不錯么,竟然達到了一品玄級,但在我面前,你還是個弟弟。”
說完,火凰動了,那速度快的華地他們根本看不清,對著帝天鈞直襲而去。
帝天鈞沒有一絲小看,全力而戰。
雖然說火凰不會殺他,但他絕對相信,火凰只要有機會就會打殘他。
頓時,一場大戰爆發,短短幾十秒后間,兩人已經過了幾十招,誰也沒有弱于下風。
當火凰一拳出的時候,就見那蛇形虛影變的凝實,氣化成一條紅色巨蟒對著帝天鈞吞噬而去。
帝天鈞沒有避讓,一拳而出,金龍和紅蟒對撞,轟的一聲,強大的氣相撞,兩人同時倒飛了出去。
但兩人剛落地,下一招就跟上了。
就見火凰背后出現了鳳凰虛影,而帝天鈞背后這個時候也出現了一個鳳凰虛影,讓火凰一愣道:“龍凰訣?你竟然全部練成了?”
“嘿嘿,就不知道你號稱火凰,這火凰能不能和我這火凰比。”
帝天鈞回應,沒有反駁。
隨即,兩人再次撞在一處,短短幾分鐘后,同時拍出一掌,帝天鈞整個人橫飛,站穩后,一口悶血吐出,對面的火凰卻是沒多大影響,剛要再出擊的時候,帝天鈞直接道:“一百招了,你是不是要耍賴啊。”
炙熱的掌風已經到了帝天鈞的近前,最后還是停住了,火凰氣的胸前起伏,那眼神恨不得活剝了帝天鈞一般。
下一秒,帝天鈞開口道:“氣大傷身,到時候不美了沒人要,你可別怪我哦!”
“油嘴滑舌,算你過關。”
火凰收斂氣勢,帝天鈞也放松了下來,捂著胸口就往屋內走,黑白無常等人剛才心都崩起來了,倒是華地在邊上一臉放松。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