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你是不是喜歡那小子?(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三百三十五章你是不是喜歡那小子?
“德川百列,既然合作了,我希望你能安安心心的和我合作,我這人對待朋友和敵人完全就是兩個極端,我既然選擇相信你,就不會對你有任何懷疑,但你若是在我相信你的時候對付我,我敢保證,我,會是你的噩夢。”
聽著帝天鈞的話,德川百列開口道“我也一樣。”
隨后,帝天鈞給了德川百列一個號碼,出聲道“希望我們合作愉快,我的建議是你換一個身份,整個容,這樣更好在東日島活動,你若是想重新發展出一個勢力,我也可以幫你,給這個號碼打電話,就說我讓你打的,他會給你安排好一切。”
“好!”
接過號碼后,帝天鈞也沒再多留,快速離開。
德川百列看著山下的祖地,拳頭緊握
另外一邊,井上家族的戰斗也接近了尾聲,山本宏太在解決了德川家族后,立馬派人支援,加上豐臣家族的力量,井上家族立馬就扛不住了。
至于韋德帶來的人,在修羅子的圍殺下,很快被滅。
這會兒,韋德一身是血,不可置信看著阿罪道“這,這怎么可能?”
“其實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你們是不是練武練傻了,誰告訴你境界就決定一切了,小孩拿著刀尚且能殺成年人,境界不如你,就殺不了你了?”
溫婉說著,搖了搖頭,繼續道“我至尊的時候,就殺了一個八品地級高手,現在我都是地級高手了,殺你,我感覺很正常。”
韋德瞪大眼睛,那眼神仿佛想說去你媽的。
嘴中吐著血,到底沒有說出話。
再看大屋院子里,已經站滿了豐臣家的高手,豐臣香子看著被打斷雙腿的井上川野,眼神蔑視,隨即開口道“這個人怎么處理?”
“天鈞說他還有用,帶走吧。”
溫婉說完,井上川野立馬開口道“你們休想。”
說完,他就要拿邊上的刀,可這個時候一只鐵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肩膀上,將他整個肩膀砸碎,人飛到了一遍。
井上川野剛轉身,一只手扣在他的下巴上,用力一卸,他整個下巴就被卸了,疼痛讓他嘶吼,然后鐵拳又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胸前,將其打飛撞在墻壁上后,鐵拳冷聲道“你放心,你遲早會死,但死之前,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地獄。”
然后,鐵拳手一揮,將井上川野提起,直接帶走了。
看著鐵拳離開,溫婉也沒再多留,跟豐臣香子打了一個招呼后就走了。
而他們離開后,豐臣香子看向了地上跪著的另外一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井上七源,他這會兒已經徹底嚇傻了。
別說是他,就是井上川野也沒想到,德川和井上兩大家族竟然會在一夜之間敗北。
其實這還真怪不得他們。
明面上三大家族實力似乎是相差不多的,可這些是他們認為而已。
就像瞬丸,其實神廟也只是合作者,這一點他們就不知道。
更別提與他們有血海深仇的豐臣香子會培養力量了。
這些年,豐臣香子不但在發展豐臣家,同時還培養出了無數的高手。
瞬丸,就是她為這些高手所研發的,雖然到今天她還沒有用過,可她相信,總有一天瞬丸會成型的。
想著,豐臣香子抽刀,邊上有人抱著兩塊靈位牌出現。
“井上七源,你父親的罪的就由你來還好了。”
“不,不是我殺了你父母,不是我,你不能殺我,別殺我。”
井上七源求饒,可豐臣香子臉若寒霜,手起刀落,頭顱飛起的時候,她轉身看向自己父母的靈牌,開口道“爸媽,井上家族被我們打散了,井上家宗家的根兒也被我斷了,我為你們報仇了。”
“吼!”
整個豐臣家的人高吼,山本宏太看著豐臣香子,眼神之中滿是忌憚!
這一夜,東日島注定沸騰,德川和井上兩大家族被豐臣和山本兩家聯手打敗,井上和德川兩大家主消失,其中井上的宗家之子都被人給干掉了,無疑是斷了宗家的血脈,也就是說,若是井上川野也死了的話,井上家族宗家這一脈,就徹底被殺干凈了。
至此,德川和井上兩大強族退出了東日島江湖,而山本和豐臣兩大家族成為了明面上東日島最厲害的兩族。
這會兒,在一處田野里,帝天鈞躺在金黃色的麥子上,嘴中叼著根牙簽兒,看著高掛的皓月,開口道“你到底是不愿意說你背后的人是誰,對么?”
“這個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盤坐在邊上的豐臣香子問出,帝天鈞一笑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輩子都不再研發瞬丸了。”
說著,帝天鈞看向豐臣香子,豐臣香子抿嘴道“我盡量做到。”
“我相信你,現在我要去見最后一個我要見的人,然后就離開了,你呢,可以讓你那批高手出來了,我從沒想過對付你。”
說完后,帝天鈞起身,邁步就走。
豐臣香子聞聲一顫,想要開口,可還是止住了!
看著那身影遠去,她開口道“謝謝你!”
“客氣!”
走出麥田,帝天鈞看向溫婉和華地道“走吧,去見見東日島第一古族的人。”
“老大,您真的要去見他們啊?”
華地問出,帝天鈞微笑道“不見不行啊,這打殘了他們東日島兩個大家族,若是不跟他們打個招呼,我們估計出去都難。”
“德川,井上,這兩家背后就是神廟和三眼,神廟和三眼再強也是江湖勢力,可這個家族不一樣,他們是真的能將我們留在東日島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