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我的藥,無人能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百二十七章:我的藥,無人能解
帝天鈞這個時候起身道:“我這個人從來不嚇唬人,也從不開玩笑,尤其是我的敵人,更別提你威脅到我朋友的人了。”
說著,帝天鈞擺了一個手勢,砰的一聲,在灰袍男子的腳下,土地崩開,他下意識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看向帝天鈞道:“不可能,你的人怎么會又出現在這里?”
帝天鈞嘴角上揚道:“要什么事情都被你算準了,那怎么引你這個老狐貍出來呢。”
見帝天鈞這么說,灰袍男子臉上露出一絲憤怒,目光死死盯著帝天鈞道:“你以為這就吃定我了?你我這個距離,我完全可以在開槍之前將你抹殺。”
隨即,這灰袍男子殺意彌漫而起,帝天鈞絲毫不懼道:“我既然看穿了你的心思,又怎么會沒有準備,到了你們這一步的高手,不會想死的這么窩囊的,直白點,我給你金龍訣,放過兩丫頭,你也沒什么損失,一下子得到兩部絕世武學,該知足了。”
灰袍男子臉色鐵青,眼神中有著衡量。
葉傾城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師父騙了自己。
而且,這里面肯定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只是現在沒法問。
原本,她是肯定相信自己師父的,可如今,她自然是更相信帝天鈞了。
這時,灰袍男子探手從懷中抹除一袋子東西,遞給了帝天鈞,帝天鈞拿給了葉傾城,直接道:“現在服用,我有人可以測試這藥性。”
“呵呵,可笑,她體內的蠱毒是我親自研制,通過他人之手讓她服下的,這種藥必須三個療程,這是沒有任何懸念的,就憑你?”
灰袍男子滿是蔑視。
帝天鈞冷冷道:“把嘴閉了,我之所以放過你,不是因為我不敢殺你,我才不管你背后是什么勢力,只要我在華國,哪怕你背后勢力通天,都不敢對付我,不然你也不會抓著這個時機來對付我了。”
“我是因為你是葉傾城和花無心的師父,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騙她們兩的,但她們都想要脫離你,必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你現在最好安靜點,不然,我保證下一顆子彈會落到你的頭上。”
說完,帝天鈞看向葉傾城,她已經打開了袋子,拿出一顆藥丸,剛要服下的時候,灰袍男子直接道:“傾城,你可想清楚了,真要脫離師父么?”
眼神帶著一絲冷意,葉傾城明顯十分的怕他,手略微停滯。
哪里還有平日里的高冷傲然模樣。
而帝天鈞聽到這話,立馬點了一個手勢,灰袍男子心頭立馬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身形往邊上一側的時候,一顆子彈直接落在了他身后下屬身上,整個人直擊爆開。
慘叫一聲,這人直接死去,沒有任何的懸念,因為身體都被子彈打碎了。
灰袍男子瞪眼看向帝天鈞,帝天鈞增時候坑冷道:“我說了,廢話少說,不然,我要你的命,我敢來這里,也知道你的意圖,就沒想過安危的問題,你別當我是江湖那些小子,老子槍林彈雨都過來了,還怕你這么一個江湖之人?”
說話間,帝天鈞氣勢磅礴,完全碾壓住了灰袍男子。
論起武功,帝天鈞自然是不如對方的,但論起氣勢,他堂堂一代龍帝,西北展望,率先過百萬雄兵,殺伐十三載,誰能和他比?
當世之人,能在氣勢上勝過他的,絕對不過雙手之數。
而有時候,氣勢這東西十分重要,灰袍男子本能沒有再開口。
帝天鈞有一句話說的對,他走到了如今,比誰都惜命。
再看葉傾城,她沒有再多話,直接服下了一顆藥丸,等其服下后,帝天鈞按著耳朵道:“葉君,讓醫神過來。”
“是!”
很快,一道身影出現,正是醫神。
他過來后,沒有多話,立馬給葉傾城把脈,然后拿出一支口服劑給葉傾城讓她服下。
葉傾城服下后,醫神拿出細針,就刺入了葉傾城的身體內,邊上的灰袍男子冷笑,因為他根本不信這醫神能如此檢驗處自己的藥性。
可過去幾分鐘后,葉傾城一口鮮血吐出,仔細看那血,有蟲子在蠕動,還有絲絲寒氣在升騰,讓灰袍男子眉頭一皺。
帝天鈞頓時道:“怎么樣?”
“藥是真的,只是藥性減半了,這東西只夠兩個療程,而且是一人量的,不過,有了這東西,我應該能調配出來。”
醫神回答后,帝天鈞冷眼看向灰袍男子道:“你不守規矩,那就對不住了,交出鐵卷,然后滾蛋,要么,我殺了你再讓你滾蛋。”
此話落下的時候,灰袍男子一臉戒備,因為帝天鈞周身有殺意流露,咬牙道:“帝天鈞,你別逼我,交出金龍訣,我拿了就走,而且,就憑借他一句話你就信他?解藥我帶了這一部分,之后我會給你。”
“你不信我,我同樣不信你。”
帝天鈞聞聲,冷冷道:“我的人我不用懷疑,放下鐵卷,滾,不然下一秒我保證你帶來的人和你都會腦袋開花,你可以試試能不能殺了我,你只有一次機會,現在至少有十把狙擊槍對準你。”
話落,灰袍男子盯著帝天鈞,他能感受到到帝天鈞那一股威勢。
大概十幾秒后,帝天鈞手微微抬起,一槍落,他一個下屬瞬間腦袋爆開,連反應都沒有。
其他下屬見狀就要躲,可又是一道槍響將一人腿給打斷了,慘叫聲響起,灰袍男子臉色鐵青。
他不敢賭,狙擊槍可不是普通的槍械,所謂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況是聚集槍了。
將鐵卷放下后,他盯著帝天鈞道:“帝天鈞,你會來求我的,我自己配的藥,無人能解。”
說完,他帶著人快速離開,沒有一絲逗留。
()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