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沾花惹草(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百二十五章:沾花惹草
足足幾秒,葉傾城才感覺到大家的目光,神色中帶有一絲嬌羞。
剛剛看到被炸的火光通天的屋子時,她以為帝天鈞真的死了,心就被刀割了一般。
當看到帝天鈞出來,她的情緒難以控制,就撲了上去。
放開帝天鈞后,她支支吾吾道:“我,我以為你被炸死了,我。”
“沒什么,我知道,走吧,這地方已經被毀了,估計對方的人就要過來了!”
帝天鈞說完后,眾人沒有遲疑,快速離開此地。
另外一邊,一處巷子里,到處都是喊殺喊打之聲,就在巷子的后方,有一座巨大的木屋。
仔細看,會發現這其實是一個小鎮里的村子,而現在小村里到處都是打斗的人群。
這是豐臣家族的族村,也是豐臣家族的族地。
至于攻擊的人,自然便是德川和川野的人。
接連一陣子的雙方對打,豐臣家族可以說是節節敗退。
加上大長老那一脈不支持豐臣香子,豐臣香子等人可畏是苦戰。
但就算如此,豐臣香子也沒有退一步。
這幾年,她建立豐臣集團,聚攏了大批資金,麾下忠心于她的人不計其數,豐臣家的實力早就恢復了。
就豐臣香子自己麾下的人馬都足以比肩井上家族。
要不是德川和井上聯手,兩者的結局還真說不好。
這會兒,豐臣香子在院子里喝著茶,面前坐著幾十名黑衣忍者,他們是豐臣香子的死忠。
外面喊殺聲連天,但豐臣香子沒有一絲焦急,只是淡淡喝著茶。
過去了將近五六分鐘后,大長老率人前來,看到豐臣香子還在品茶,他忍不住暴怒道:“豐臣香子,你是瘋了么?是妖帶豐臣家進入絕地么?這個時候還不和德川和井上兩個家族談?”
此話落下,豐臣香子看向大長老道:“若是你不在這個時候鬧,我們豐臣家是可以抵擋住這兩家攻擊的,是你怕自己麾下的人死去,喪失了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
“你放屁,我是不想豐臣家的力量就這么為帝天鈞而喪失,你這么做值得么?德川和井上兩家不就是因為上次的事情遷怒于我們豐臣家么,只要做出賠償,低頭,我相信他們兩家不會這么不及損失的積蓄戰斗。”
大長老嚴肅開口,豐臣香子淡淡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所有長老的意思?”
“當然是所有人的意思,而且,我們已經和德川和井上兩家家主談好了,只要你愿意讓位,做出賠償,他們不會再和豐臣家開戰。”
聽聞此話,豐臣香子眼神一咪,看向大長老道:“你剛才說什么?”
大長老開口道:“我該說的都說了,聽不聽就由你,若是不聽,我也管不了了,總之,我不會讓自己的人為了一個什么狗屁帝天鈞而戰。”
他說完,轉身就要離開,可這個時候豐臣香子怒了,直接道:“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家規都忘記了,在這個時候逼我讓出家主之位,當誅!”
一語落下,坐在豐臣香子面前的一群黑衣人瞬間動了,大長老和他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群人圍住了。
看到這番情景,大長老瞪眼道:“香子,你是瘋了么?”
“我沒瘋,相反我做了很久的思考,你這樣的人活著,只會讓家族的形勢越發嚴峻,這一次戰斗,你不參加也就算了,還蠱惑其他長老不要幫忙,在對戰之時,更是逼我讓出家主之位,其心可誅,當殺!”
話落,黑衣忍者動了,一個個赫然都是至尊,這遠遠超出了大長老的想象。
他知道這些年豐臣香子培養了不少力量,但他怎么都沒想到會有這么多的至尊高手。
畢竟整個豐臣家明面上的至尊也不過三位,而他,就是其中一個。
這也是他一次次有恃無恐的原因。
在大長老自己認為,自己是至尊,是豐臣家不可或缺的一份力量。
同時,自己的實力在豐臣香子之上,他不可能對自己怎么樣。
可如今看來,完全是自己想錯了,豐臣香子早就有能力對付自己了。
想到這里,他已然后悔,開口道:“香子,住手。”
豐臣香子起身進屋,完全沒理會大長老,在短短幾分鐘后,大長老死在黑衣忍者的亂刀之中。
隨即,一名忍者進屋,恭敬道;“家主,已經解決。”
“趁著這段時間,你們一起動手吧,將追隨大長老的長老一一清除,然后隱匿一段時間。”
香子說完,忍者開口道:“那您的安全?”
“我的安全只有考慮,去吧。”
“嗨!”
等這些忍者全部離開后,屋內的一扇門被推開,一個白袍中年男子出現,看著香子道:“家主,要不要我們動手?”
“帝天鈞的人既然來了,你們就先別動,保護好我弟弟,這孩子太不讓人省心了,這個時候到處亂跑,我怕他出事。”
“是,不過,剛剛我們的一個實驗地被人給毀掉了,根據最后的視頻影像,應該是帝天鈞他們,您看。”
白袍男子說完,香子眉頭一皺,出聲道:“有沒有留下什么痕跡?”
“沒有,那邊的負責人在最后時刻引爆實驗室,也是被帝天鈞逼的沒辦法了,他要是拿了那些藥理報告和試驗品,瞬丸的信息一旦公開,絕對是不被允許研制作的,到時候仔細一查,我們肯定會暴露出來。”
話落,香子立馬看向白袍男子道“引爆了,帝天鈞也在?”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