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帝天鈞重傷!(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百一十三章:帝天鈞重傷!
另外一邊,一座居民房中,華地快速撥打了老戰神電話,接通后,他直接道:“老爺子,不好了。”
老戰神立馬道:“怎么回事?”
華地立馬將現在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等他說完后,老戰神淡淡道:“將位置發給我,你和葉傾城千萬別出去,現在你們出去,就是給他添亂,我自己會安排。”
“好。”
掛了電話后,華地看向一臉擔心的葉傾城道:“老戰神說他來安排,讓我們千萬別出去。”
“我明白。”
話說著,葉傾城死死握著手機。
華地知道,葉傾城肯定還有后手,只是這后手面對那般高手,肯定是沒用的。
不夸張的說,如今追擊帝天鈞的這批人對付東日島三大家族估計都可以了,哪怕不能將他們滅族,但至少可以造成巨大損失,可見其強悍程度,這可是在東日島啊。
而這會兒,帝天鈞已經傷痕累累,他畢竟是人,力有耗盡時,對方那么多人車輪戰,一個個實力強悍,縱然是他在同層次無敵,也架不住如此的攻擊。
靠在一處墻壁上,他這會兒已經短暫甩開了那些追擊之人。
看向邊上,是一個院落,在一陣腳步聲起的時候,他咬牙一狠,就進入了那宅院。
小心進屋后,她就看到了一個女子從浴室中出來,當看到滿身是血的帝天鈞時,女子就要驚叫。
帝天鈞連忙上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開口道:“我不是壞人,你別喊。”
女子眼神依舊驚恐,帝天鈞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說的話,她也許沒聽懂,剛想說東日島語的時候,女子動了,一腳踢在他的下身,帝天鈞是真沒想到女子會這么做。
這一擊下去,他人一個佝僂,女子順勢還要開拳的時候,帝天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把將其抱在懷中。
可用力過猛,女子的浴巾沒裹住,身子直接貼了上去。
四目對視之時,帝天鈞感受到了身前的柔軟。
緊隨著,女子眼睛瞪大,還要動手的時候,帝天鈞探手拍在了其肩膀位置,自己捂著下身就開始哆嗦。
足足幾秒,帝天鈞才回頭,這一看,他嚇的連忙閉眼,就見女子一身光溜,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那眼神仿佛要將帝天鈞撕碎一般。
當即用東日島語開口道:“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壞人,我是被人追殺至此,若是你不叫,我可以放開你,我將話說在前頭,你喊的話,沒準你也會倒霉,因為追殺我的人,不是什么好人,他們會殺掉你的,所以,怎么選擇,就是你的事情了。”
帝天鈞說完,閉著眼睛忍著痛起身。
探手一拍女子的后頸部位置后,女子咬牙切齒道:“王八蛋,我要你的命。”
說完,她一把抓起浴巾,沒有沖向帝天鈞而是轉身往樓下過去了。
帝天鈞聽到她的話時,有些發愣,這個女的說的是華國語。
坐在地上,他這會兒全身是血,剛才一路逃跑,本來他是不會受傷的,但有幾人拼命相搏,無奈,他抹殺了兩人,付出了一絲代價,而這兩人也是追的最緊的。
也是這兩人的死,起到了一絲震懾作用,他才能順利甩開那些人一頓時間。
想著的時候,他死命忍著痛,聽著腳步聲下來時,他抬頭看去,就看到黑乎乎的東西砸來,抬手抵擋,砰的一聲,女子落地,就見她手上拿著一個平底鍋。
帝天鈞見狀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老娘都被你看光了,你說你不是故意的,你騙誰呢?”
“咳咳,姑娘,確實是在下沖撞了您,我在這里對您道歉,但您真的不要再出手了,我之后肯定會補償姑娘,向您賠罪。”
帝天鈞這會兒感覺腦袋有些眩暈,心中感覺不好,那些人的兵器上有毒。
這要是平常,他是能克制的,可一番戰斗下來,他早已經筋疲力竭,加上受了重傷,哪里還能逼出體內的毒素。
想著呢,他看向女子,感覺自己嘴巴都快動不了了,咬牙道:“手,手機。”
說完,帝天鈞人栽倒在了地上。
女子看他倒下,拿著平底鍋先是敲擊了兩下,確認帝天鈞沒反應,又是上前猛踹了幾腳,幾腳之后又是一頓平底鍋。
足足幾分鐘,她才冷靜下來,這一冷靜下來,她倒是害怕起來,因為帝天鈞一動不動,不會是將他打死了吧?
女子想著的時候,連忙上前探帝天鈞的脈搏,發現還有脈,長出了一口氣。
再看帝天鈞的嘴唇,這會兒已經發紫。
眉頭緊湊,她轉身又往樓上跑,沒一會兒,她拿著一套銀針,就開始給帝天鈞救治
外面,沒了帝天鈞的蹤影,眾人已經聚集到了一塊。
人群中,女子看向德川百列和井上川野道:“二位,這里是你們的地盤,還希望你們不要有私心,派出人手,找到帝天鈞,要是問出真凰訣,我們大家一起觀閱。”
聽著話,德川百列是有點不舒服的。
如今帝天鈞已經重傷,找到他之后,他就是一個待宰的羔羊,是真的不想聽這女子的話。
可如今這里高手聚集,若是不同意,他和井上川野率先倒霉。
想到這里,德川百列開口道:“放心吧,大家追了那么久,加上你們都是大勢力,我也不敢得罪,我和井上家主的人已經在尋找,相信不久后就會有結果,你們跟我們一起等待便是。”
“好,不過為了你們人的安全,我們這些人的下屬,跟隨的好。”
女子話落,井上川野眉頭一皺,但到底沒有開口。
都是山里的狐貍,誰都不比誰差,換做他自己,也不會相信對方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