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一十章 華陽老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大王也真是,讓老夫來打探消息,卻不曾給一文錢,老夫如何混進去?”
感受著百曉樓的強大禁制,唐閣老有些郁悶。
百曉樓根本不需要守衛,但此樓本就是絕品文器,自然是固若金湯。
但在大門口,還是站著兩個牛高馬大的壯漢,一看就是宗師級的高手。
不斷有人進進出出,但唐閣老只是一條狗,他如何進去?
不過就當他郁悶之時,忽然一群腰間佩劍,清一色頭戴兜里,面紗遮蓋容貌的女子。
簇擁著一個同樣裝束的窈窕少女,自遠方而來。
她們所到之處,那些站在百曉樓門口閑聊的江湖人,無不乖乖閉上嘴巴。
眾人紛紛逼退,將路給這群女劍客讓出來,眼中大都充滿敬畏。
“那少女好美,雖是面紗遮面,但絕對是一位絕色佳人。”
“噓,小聲點,你想死不成?那可是華陽劍祖的關門弟子。”
“華陽劍祖?那不是拜月第一劍,以劍道踏入六品鎮國的強者?”
“聽說華陽劍祖閉關百年,恐已突破七品鎮國,否則他的關門弟子,又豈會出現在人間?”
在眾江湖人的議論聲中,唐閣老瞳孔一縮,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華陽劍祖”這個名字,早在百年前,唐閣老還是少年之時,就已經如雷貫耳。
此人本是華陽侯之子,華陽侯征戰一生,為拜月國立下赫赫戰功。
華陽劍祖叫曹秋,按照華陽侯的意思,是曹秋讀書修儒,日后稱為一代大儒。
畢竟拜月國太窮了,當個征戰沙場的武夫,哪有當一代大儒威風?
而且那些大儒是文臣,能位列朝堂,甚至宰執一國,還不需要拋頭顱灑熱血,只需要動動嘴皮子,那是何等的瀟灑?
卻不曾想,曹秋不喜讀書,也不喜歡行軍打仗,而是喜歡混江湖。
曹秋每日和一群狐朋狗友,仗劍騎馬,縱橫在華陽郡,聲色犬馬,無惡不作。
但偏生這樣一個惡少年,在作惡之時,被一個劍客打敗之后。
他竟然絲毫不報復,反而將這劍客奉為上賓,每日好吃好喝,并拜其為師。
而后十年,曹秋學得此人所有劍術,依舊對此人恭敬有加,不敢忤逆。
此人感慨曹秋的劍道天賦,也被其誠意所打動,這才坦言相告。
原來此人所謂的劍術,其實都是不入流,而是源于“仙人”。
至于這名仙人在哪,那人也不知道,只知道隱藏在山川大澤之間。
曹秋于是離家出走,到處尋找仙人。
因為此事,華陽侯氣的心臟病發作,曹秋卻依舊不回家。
甚至就連華陽侯臨死之時,曹秋都沒回家,這侯爵之位都被人占據。
華陽侯死后,侯府被占為己有,曹秋依舊沒出現。
甚至連曹家被仇家滅族,曹秋依舊無影無蹤。
曹秋是否尋得仙人,此事根本無人知道。
但歷經幾十年后,當他再次出現之時,只出一劍,便斬裂大地百里,將仇家九族盡滅。
更是一人一劍,活生生撕裂拜月大陣,將當朝國君給斬于劍下。
其理由,只是因為這國君昏庸,和仇家狼狽為奸,僅此而已。
如此劍客,卻不屑改朝換代,而是仗劍離開,重歸于華陽。
新君登基之后,尊曹秋為“亞父”,拜月王子也拜曹秋為師。
至此,曹秋權傾拜月國,隱隱有拜月國“無冕之王”的稱謂。
但曹秋依舊無心權勢,他歸隱于華陽郡,一心研究劍道,并廣收門徒。
如此百年一晃而過,華陽郡儼然獨立一國,境內都是曹秋的弟子。
華陽劍祖之名,至此名動四國,為一時之顯貴。
華陽劍祖百年前仗劍出現,怒闖金鑾殿之時,他就已經是六品巔峰。
雖說他百年沒出手,但任誰都覺得,此人的劍道,應該到了七品鎮國。
如此修為,何等恐怖!
便是長風國、飛雪國之中,最頂級的強者,也莫過于此而已。
八百年前,百曉樓自天外而來,落在華陽郡附近的高山上。
這片山區極為荒涼,本是三不管地帶,嚴格來講,產權并不屬于拜月國。
但因為百曉樓的出現,四周逐漸有了做生意的人。
八百年一晃而過,此地極為繁榮,已經自成一鎮,各國商販、江湖人絡繹不絕。
而因為此地距離華陽郡很近,而且華陽劍祖和百曉樓的關系,傳說也非常的不錯。
故而當華陽門徒降臨之時,四周無論多兇悍的江湖人,都非常的敬畏。
尤其是這位頭戴斗笠,白紗遮面,一看就是美人坯子的佩劍少女。
傳說此女的劍道天賦極高,華陽劍祖本已有幾十年不收弟子,卻為她而破例。
在華陽劍宗內,此女年紀不高,劍術據說造詣極高,被稱之為“小師叔”。
而和此女平輩的劍客,都是成名大河的劍客,赫赫有名。
關于此女的情報,早在執掌唐家之時,唐閣老就已經知曉。
此刻一見此女,唐閣老心中一動,趕緊縮著脖子,悄無聲息的跟隨。
一條不起眼的小土狗,就這樣悄無聲息,混在華陽劍宗的女弟子隊伍中,成功的踏入了百曉樓。
整個前行過程中,所有劍宗弟子目不斜視,壓根不理睬唐閣老。
“觀這些劍客的精氣神,華陽劍宗的確厲害,就是不知道曹秋此人,和李長青巔峰之時一比,究竟誰更強?”
唐閣老有些感慨,暗道拜月國雖位列最末,但只看這華陽劍宗,就足矣看出拜月國的兵鋒之強盛。
李長青巔峰之時,雖堪比七品,但他修煉了五百年,還借助了大河神力。
而曹秋不過一百多歲,若此人真能七品,那這名華陽劍祖的天賦之高,絕對不是凡人所能理解。
那少女踏入百曉樓內,原本喧囂的四周,頓時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沉浸于少女的驚人美貌,哪怕大家根本看不到她的容貌。
而那些自更遠地方而來的江湖人,此刻也乖乖閉嘴。
這偌大的百曉樓內,一時間,竟然全場安靜,呼吸可聞。
少女掃了一眼四周,悅耳而凌厲的聲音,忽然間響徹全場。
“叫百曉生——滾出來!”
()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