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3章神徽(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陽雪見聽完陳揚的話后沉默了一瞬,隨后她慢條斯理說道“我這些年也見過不少出類拔萃的天才。你應該算是最特別的一個,你的出生經歷,以及你后來所經歷的,還有畢業大考等等。我們都看了個清清楚楚……以你父親的慧根,卻能生出你這樣的天才來,這是充滿了驚喜的。”
陳揚心頭一驚。
但他的面上毫無波瀾,只是道“所以呢?”
他經歷過太多的事情,所以斷不會做賊心虛。他的心理素質好得出奇!
陽雪見沉吟,道“你一定有一些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陳揚道“也許吧!”
他根本不做解釋。
解釋得越多,漏洞就會越多。
他心里很清楚這一點。
陽雪見一直在觀察陳揚的表情,她覺得眼前的少年似乎無懈可擊。
實際上,她也不是在懷疑什么,純粹是一種試探,考察。
隨后,陽雪見道“我本以為你會說,就算是平庸的人也可能會生出天才來。”
陳揚道“這個簡單的道理,何須人說。”
陽雪見道“你越來越放肆了。”她頓了頓,道“你以為你吃定了我?”
陳揚道“我覺得我們彼此之間的談話有些不正常,是你們邀請我來的。我對天馬教的確感興趣,但也不是一定要天馬教不可!就算我進入神照門,對于我的修煉,也沒有什么影響。之所以選擇天馬教,就是因為我了解自己,清楚自己,容易鋒芒畢露!如果你一定要總是用這種奇奇怪怪的語氣來說話,我可以告辭。再跟你談下去,只怕你還以為我是誰家的間諜,對你們有什么企圖呢?”
他說完之后,便站了起來,道“如果你不能好好談話,我就告辭了。神照門早已經給我開出了豐厚的條件,相信這一點你們也能查到。天馬教少了我,不會落魄。神照門有了我,也許有一天,便能和天馬教掰掰手腕。其實,我應該進入神照門的。”
“反守為攻啊!”陽雪見淡淡一笑,道“你的談話手段居然也是如此厲害。我在試探你,你卻在主動攻擊我。以此來得到更高的籌碼,好手段!”
陳揚道“也許是手段,也許不是手段。你留下我,那就是我在用手段。你讓我走出去,那我說的不過是一個事實。其實我都不大懂你到底在試探我什么?考驗我的心性,心理素質,還是臨機應變的能力?”
陽雪見道“好,你先坐下,我們再詳談!”
陳揚卻不落座,道“奇奇怪怪的話不說了?”
陽雪見道“不說了。”
陳揚便就坐下。
陽雪見道“你才入學院就搞了這么多事情出來,又因為是盧娜帶你過來。盧娜所代表的是光明議會……所以,我們需要慎重一些。畢竟,你這樣的人加入之后,將來必定會位居高位!”
陳揚道“貴教之中應該有不少議會的人。畢竟,學院的學子,能來自什么地方呢?”
陽雪見道“光明議會現在是焦頭爛額,這一點我們是知道的。”
陳揚道“死海星中,無人能動搖天馬教的地位。”
陽雪見道“招收普通一些的人才,我們自然不怕。在你身上,我們評估到了許多種可能。所以,謹慎了一些!”
陳揚道“好吧,那現在呢?”
“我們今日的談話,已經全程錄了下來。現在高層們也在觀看……今晚會出結果。”陽雪見道。
陳揚道“好,我等你們消息。”
陽雪見想了想,道“我還有個疑惑,希望你能解答。”
陳揚道“你問。”
陽雪見道“你和宗勤的決戰,是有意為之,為了吸引我們的注意嗎?”
陳揚搖頭,道“當然不是!”他頓了頓,道“順勢而為。宗勤這個人你們能查到,新進的室友第一件事就是要向他磕頭,認他做老大。你覺得,我能向他磕頭嗎?”
“不能!”陽雪見笑笑,道“好一個順勢而為!”
接著,陽雪見送陳揚出了蟬翼會館。
又安排車送陳揚回了原始學院。
原始學院的周末清凈了許多,大家在學校里憋了一個星期,到了周末的確是要忍不住出去撒歡的。
陳揚跑去了圖書館,圖書館里有太多的書籍,以及各種法則,修煉方式。
陳揚需要的是將一些不懂的地方來融會貫通。
他需要將自己原先的知識和宙力的世界完美融合,打造出屬于自己的修煉體系來。
到了一定的時候,他就會下筆出書。
眼下肯定是不能出書的。
一個學生出的書,誰會信服?誰會看?
尤其是在這個宙力世界里,所出的書可不是什么愛情,而是一些專業領域的權威東西。
周六的白天過的很是平靜,除開一些騷擾電話,陳揚基本上就是在圖書館度過。
晚上,神照門又打電話來詢問。
他們也很著急,甚至知道陳揚已經和天馬教見過面。
在電話里,江尋卿說道“天馬教的確是比我們要厲害,但是,宗寒兄,你想想,去了天馬教,你能在什么位置?那里面人才濟濟啊!我們神照門是不如天馬教,可你來了,我們對你寄予厚望,你完全可以帶領我們去直追天馬教啊!”
陳揚苦笑,道“江兄,你的意思我懂。今日我去見天馬教,完全是依照盧娜老師的意思。她在兩個之間做評估,如果按照我的意思,我肯定是要加入神照門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