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不會中風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來人,把他帶上來。”夢蝶咬牙切齒地吩咐道,“不,把后廚的都叫上來。”
人很快都被叫了上來,生香樓廚房很大,里頭的主廚加上幫傭,林林總總站了一排。
今日發生了這樣的事,早已傳到了后廚。
此刻原本是午市時間,往常最繁忙的時候,可今日卻一個客人也沒有,大家都坐在后廚里休息。
如今一聽傳喚,眾人都出來了,等候著夢蝶的盤問。
夢蝶的臉色格外難看,原本以為解決了外患,沒想到卻牽扯出了內憂。若非此事暴露出來,想必她還要被蒙在谷里許久,她開始有些懷疑蘇雪把生香樓交給她究竟是對是錯。
夢蝶一言未發,兀自在那思索。
雪吠卻對著束新知拱手道:“城主大人,事情到了這一步,余下的都是我生香樓自己的事,還望容我們自行解決。”
束新知還未開口,李田德卻笑著道:“話可不能這么說,苦主還在這呢,你們就想把人趕走,還是讓我們留下做個見證吧。”
“我們只是怕饒了城主大人與三位家主的興致,既然各位愿意為生香樓主持公道,那我們自然是樂意之至的。請座,看茶!”夢蝶道。
等那四尊大佛都坐定,夢蝶才走到項李氏面前問道:“你說是有賣給你的快樂水,那你現在去把那人找出來吧?”
項李氏愣住了,眼睛“唰”地一下看向了坐著的幾人,然后才走向了那排站著的人。
她的表情動作皆被夢蝶看在眼里。
項李氏從那些人身前一個個走過,有的人鎮定自若,有的人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她。把人看過一圈后,項李氏的額頭上漸漸有汗珠滴落了下來,步履也變得緩慢。
項峰似乎察覺出了不對,他沖上前,怒喝道:“你倒是說啊,究竟是誰賣給你的。”
“我,我不知道。”項李氏囁嚅著開口道,“我拿了就走,我不記得了。”
果然。夢蝶的心里瞬間有了底氣,想要開口怒斥項李氏的信口雌黃。
項峰卻在這時一把推開項李氏,直接轉頭問著那群人道:“你們之中,誰是孫全盛。”
一個黑瘦精壯的漢子走了出來:“小的就是孫全盛。”
“說,是不是你賣了假的快樂水。”
“沒有!”孫全盛立刻否定,神色堅毅,不似作偽。
項峰知命的威壓突然襲來,孫全盛直接被壓得站立不住,夢蝶等先天境后期也有些踉蹌。
夢蝶道:“項道友,你這是何意?”
在場之中,唯有那坐在椅子上的幾位是知命境,可他們明顯抱著看戲的心態,能兩不相幫依然殊為不易。
偌大個生香樓,竟然無人能與項峰抗衡。
“我只是來要一個說法,幫你生香樓把那些老鼠屎給挑出來!”項峰再次逼問道:“說,是生香樓命你背地里賣假的快樂水!”
“噗通”一聲,孫全盛直接倒在了地上,強大的威壓讓他根本抬不起頭來,更不要說開口。
“你若不說,我只當你是應了。”項峰冷笑道。
“項道友,你這是以勢壓人!”夢蝶想要上前反駁,可根本動彈不得。
“我早就說了,我今日,只是來討一個說法,你生香樓,必須給我一個完美的說法。”
“那快樂水,根本不是出自我們生香樓的,這么多人都看在眼中,你這是憑空誣陷!”
“有誰看到了就站出來。”項峰不傻,他并沒用自己的威壓去攻擊其他人,只是用眼神掃過那些看客,每個被他看到的人都紛紛低下了頭,原本吵吵嚷嚷的眾人,片刻間變得鴉雀無聲。
“很好,既然沒人看到,那我就認定了是你生香樓害死了我父親。”項峰冷笑著下定論,“我覺得你們還是不要同我廢話這些,還是講講要怎么補償我吧。”
“你血口噴人!”夢蝶怒罵道,“城主大人,難道你要看著這起冤假錯案就這么當著您的面發生。”
束新知有些坐不住,想要開口,一直未發聲的閻空“啪”得把茶盞往桌上一扔,發出清脆的聲響,束新知一下禁了聲。
看到束新知不發言,項峰變本加厲道:“你們生香樓用這快樂水賺了不少錢吧,可我父親卻因為你們的緣故暴斃,難道不該給賠償嗎?”
“你!”
項峰又道:“我要的不多,五百上品靈石,這不過分吧。劉家主,您家世代經營酒樓,我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劉新華那慈眉善目的表情再次掛在臉上:“這是你與生香樓自己的事,我們只是看個戲,做個見證而已,插不得手。”
“誰拳頭大聽誰的?”不知從哪兒冒出一道聲音。
李田德自然而然地應聲道:“歷來如此。”
“噢。”那聲音又回了一句。
夢蝶卻突然看向了外頭。
“麻煩讓讓。”是空嵐。
呔吠嘡的臉上都閃現出了光芒,有救了。
項峰看著原本氣勢頹廢的生香樓諸人,在聽到那聲音后都立刻又有了生機。好奇地看著外頭,卻只看到一個小豆丁從人群中鉆出來。
區區一個先天,等等,五層?
項峰不知道那些人臉上的希望光芒不知從何而來,不過既然他們心中有希望,那么就把這希望澆滅好了。
項峰的威壓全部向著空嵐撲了過去,空嵐不閃不躲,慢悠悠地往前走,視項峰的威壓如空氣。
嗯,也就比之前萬劍山莊那個長老強一點,還比不過晏狄陽,能對付。
在項峰驚訝的目光中,空嵐一步步地走到了他面前,抬頭,小小的臉頰看向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上去沒有一絲情緒。
“別放了,沒用。”空嵐一邊說一邊還伸出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像是在隱射些什么。
項峰立即領會到了空嵐的意思,臉瞬間漲得通紅,一巴掌揮下:“臭丫頭!”
“鐺!”空嵐一動未動,等到巴掌揮到她面前的時候才迅速出手攔截,速度之快,在場之人大多未看清。
閻空的杯蓋沒捏穩,掉在了茶杯上,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
空嵐一手攔著項峰,還轉頭對著閻空道:“大叔,你是手抖嗎?”
頓了片刻,空嵐又一本正經道:“不會中風了吧。”表情格外嚴肅。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