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至陰水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空間法陣?”
于天師激動的胡子飄飛,整個人已經完全不能自已。
空間法陣是可以隨意縮小變大的法陣,只有掌握風水法陣終極奧義的風水圣師,才能夠掌控得了。
饒是當年于天師的師尊也無法做到如此,此人在風水法陣上面的造詣,不知超越他多少倍!
“圣師!”
于天師跪在項飛羽面前,虔誠叩拜道“是在下有眼無珠,沒有認出圣師,還請圣師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才是……”
這……
眾人全部傻了眼,于天師竟然給那勞改犯下跪?還口口聲聲成為‘圣師’?這太不可思議了。
柴明月和柴明美姐妹相繼開口道“于天師,您是不是認錯人了?他不過就是剛刑滿釋放的勞改犯,不是什么圣師!”
“是啊,于天師,您一定是認錯人了,他一個混吃混喝的勞改犯不值得您下跪!”
炫辰也覺得師父有點怪,連忙開口道“師尊,您老是不是看錯了?他是圣師?不可能吧?師祖當年也沒有達到圣師境,現如今怎么可能有人達到圣師境?炫辰覺得您老一定是看走了眼!”
“沒錯,沒錯,炫辰的有道理,我們同意!”
柴家姐妹二人紛紛點頭。
柴家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表示同意。
柴夏雖然覺得項飛羽手中的縮小版法陣很奇特,但他并不覺得項飛羽的風水造詣會超過于天師?
唯有何老六一人樂得合不攏嘴,他早就說過項爺比那個什么破于天師強多了,沒人信,現在怎么樣?
打臉了吧?
“都給我住口!”
于天師怒吼一聲,“誰要是再敢侮辱圣師一句,我跟他沒完!”
“師尊……”
“于天師……”
眾人一臉懵圈,尤其是炫辰,她跟隨師父十幾年,還頭一次看見師父如此盛怒。
“圣師,我想拜您為師,不知您意下如何?”于天師咣當又磕一個響頭。
項飛羽……
眾人……
于天師想要拜那勞改犯為師?
“對不起,我暫時還沒有收風水方面徒弟的打算。”不是項飛羽裝比,實在是他就算答應于天師,收他為徒,也不知道該如何教他。
畢竟項飛羽血學的所有風水玄學知識和法陣,都是從長生醫譜中悟出來的,而長生醫譜可不是誰都能修煉的。
饒是當年血狼和蘭莊,馮江雪這些在戰場上經歷過無數生死的人,修煉的還是項飛羽改造過的精簡版。
然而,以于天師的武道造詣以及年紀,恐怕連長生醫譜精簡版都無法修煉。
“……”
于天師拜師不成功,一臉頹然。
柴家莊其他人更是懵的不能在懵了,在他們眼里至高無上的于天師,竟然拜師失敗了?
不可否認,項飛羽這個逼裝的絕對是高逼格!
何老六捂著嘴快要樂出聲,于天師他們越是吃癟,他就越是高興!
“小子,你別裝大了,我師父屈尊向你拜師,那是不恥下問,你可別不知好歹!”炫辰替她師父抱打不平。
“沒錯,你不過就是個勞改犯,于天師拜你為師,那是看得起你,你可別蹬鼻子上臉!”
“差一不二得了,你真把自己當圣師了?”
“于天師看走眼,我們眼睛可不瞎!”
“閉嘴!”
于天師差點沒氣瘋了,他在這兒正想著如何才能拜師成功呢,這些人就在這里瞎攪和!
眾人見于天師是真生氣了,紛紛閉上嘴巴。
“圣師之能,豈是爾等能夠妄加評論的!別說是你們,就算是我,在圣師面前也猶如三歲孩童!”
于天師咬牙切齒道。
這……
眾人徹底懵圈了。
于天師是不是吃錯藥了?
“圣師,成顯不求當個正式弟子,哪怕是個記名弟子也行?還望圣師成全?”于天師誠懇道。
我倒!
眾人險些一頭栽倒在地上,堂堂大東北第一風水玄學大師,竟然主動要求當個記名弟子,不是他腦袋壞掉了,就是他腦袋壞掉了。
“對不起,還是那句話,我不收風水方面的弟子。”項飛羽淡淡道。
眾人……
當年劉備請諸葛亮下山也不過是三顧茅廬,今天于天師三番五次向項飛羽拜師,竟然都不成功?
于天師長嘆一口氣,馬上就要與一個天大的機緣失之交臂,他怎能不懊悔?
就在這時。
地面突然開始劇烈顫動,湖面寸寸開裂,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眾人見轉一臉驚慌,紛紛看向于天師,于天師也一臉發懵,按道理鎖陰陣已經布置成功,不會再出現這種狀況?
“該來的,還是來了!”
項飛羽幽幽嘆了口氣。
唰!
眾人把目光轉到項飛羽臉上,什么意思?
“我剛才說過,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之前,不要妄自施展鎖陰陣,我已經將你施展的大陣縮小了,可最終還是驚醒了湖面下的那只畜生!”
“也罷,既然早晚都要收拾它,那就趕早不趕晚吧!”
“爾等速速退下!”
項飛羽自言自語道。
何老六第一轉身逃跑,項爺的話他深信不疑,柴夏覺得情況不妙,緊隨其后,柴家人也一哄而散。
于天師察覺到了地底下正向上傳來一股蠻荒之氣,知道將有大事發生,況且自打知道項飛羽是圣師后,對項飛羽的話,他深信不疑。
“炫辰,聽圣師的話,與為師馬上撤離!”于天師朝炫辰擺了擺手。
炫辰一臉不愿意,顯然,到現在她也沒認可項飛羽,在她眼里,項飛羽不過是個故弄玄虛的人罷了。
騙得了她師父,但是騙不了她!
“師尊,要走您自己走,徒兒要留在這里揭穿他的把戲!”炫辰認定項飛羽是在故弄玄虛,目的不過是想愚弄眾人,抬高自己罷了。
有什么可怕的?
沒準眼前這些都是他施展的障眼法?
搞得像是下面有什么上古蠻獸似的?
還速速撤離?
我就不走,看看到底能發生什么?
“我們也不走!”
“我們跟炫辰小師父一起揭穿這勞改犯的真面目!”
柴家姐妹梗著脖子道。
“你們?!”于天師看一眼地面上的裂縫,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而且那股瘆人的蠻荒氣息越來越濃烈,現在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
于天師無奈的嘆了口氣,便快速朝遠處撤離,還沒走出去幾步,身后的湖面便突然炸開一條大坑。
一只足有十幾層樓高的龐然大物破冰而出!
此物外形與水蛭差不多,只不過是超大號一只,此時正張著血盆大口,吐著白煙,外形十分恐怖嚇人。
“果然是一只至陰水蛭!”
“后背已經生出五道鱗片,看來用不了多久你便可以化成蛟。”
項飛羽淡淡道。
剛才還一臉傲然的炫辰和柴家姐妹,現在已經完全傻掉了,腿都不會動彈,她們心里想跑,但無奈腿已經不聽支配。
“至陰水蛭?”
于天師以前在古書上面看到過,識得此兇物,當年劉伯溫回鄉,斬殺的便是此兇物,不過那只后背只生出三道鱗片。
而眼前這只已經生出五道鱗片!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