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劉浩出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白羽自然是猜到了對方的想法,不由的笑了,突然覺得對方對他還是很不錯的。
當然了,他這么做主要是為了救劉浩?
要是他們幾個醫生爭執導致讓病人延誤了治療時間,這就不大好了。
最主要的是劉浩也經不起折騰,每一個決定都要快速果斷,不然的話情況可就非常嚴重了。
白羽之前在第一醫院呆過一段時間,醫院的人都知道他的醫術厲害,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會參與到這個事情當中。
不過仔細一想也不意外了,所以這事情并沒有他們想那么復雜,其他人也沒有想到這樣緊要關頭阻止他。
更重要的是劉浩的情況真的非常的危險,如果有人能夠頂在他們前面承擔責任,那是再好不過了。
他們也知道劉浩和頂樓那位大人物有關系,要是真出了事,他們也是承擔不起的,所以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而對于他們在想什么,白羽就不在意了,他一進去之后就立馬檢查起了劉浩的情況。
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
劉浩胸膛里的那子弓單還沒有取出來,不僅如此,他的兄弟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甚至還有人死了的,只是這些事情就沒有爆出來了。
之前,他的人已經將需要解決的事情解決了,他帶回來的都是一些需要求救治的人,而在這些人中,劉浩的傷勢就最嚴重。
“給我夾子!”
白羽帶著特制的眼鏡,非常認真的盯著傷口看了看,子弓單確實離心臟很近,如果光就用夾子下去夾的話,肯定會不免碰到心臟的。
一旦戳破了,后果不堪設想。
但是如果不用夾子夾的話,那應該怎么將子弓單取出來呢?
就算用內功從后背給他一掌,讓子弓單自己彈出來。
那子弓單也可能從心臟外邊擦肩而過,那也會受到一定的磨損,就會給他以后帶來一些麻煩。
所以讓他自己出來也不行,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一股力道包裹住那顆子弓單,讓他慢慢的移出去,最后才猛的出手,這樣就能夠將事情解決了。
反正最主要的是,要將子弓單和心臟隔開。
這不僅僅是細致活了,還要看運氣,但是對于白羽說倒是沒有那么難,但他要真的救了劉浩,他自己就要出事了。
他是從小就練內功的人,所以要想用內力包裹子弓單并不難,只是他將內力輸入其他人體內,就會耗費他很多的精力。
可是要休養好些天,才能夠恢復過來了。
不過看到劉浩蒼白的臉,又想到頂樓的章老,他要是不救人的話,死的就不只一個人了,所以眼下他沒有其他的選擇。
想到這里,他放下手中的夾子,帶著章老走到一旁,在他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
“你真要這么做,一個人能夠搞定嗎?”
章老還以為他想到了一個危險的辦法,只是不好說才到一旁的去說的,沒想到對方竟然是要他帶著其他醫生離開,自己一個人留下。
說實話,他真不敢做這樣的決定。
他是知道白羽的醫術不錯,但是讓對方一個人留在這里,要是發生點什么事情,他都不好幫忙,所以心里自然是擔心的。
他猶豫了一下,白羽看出他的猶豫只能再勸說幾句。
“劉浩已經等不了多久了,要是你再這樣猶豫下去,他就可就真的沒有治療的機會了。
我有辦法可以保住他,但是那個辦法,不讓其他人發現,你要是真想救他的話就配合我,不然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了。”
還別說,白羽心里還在想著,如果對方能夠這樣拖下去就好了,他也不用花費太多的精力救劉浩。
要是真的錯過了時間,那就是天意了,可不是他故意不救人的。
他也舍不得那些內功,要是救了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恢復了。
白羽之所以能夠什么都不怕,除了醫術之外就是他有一身好功夫了。
要是功夫沒了,就算他有再好的醫術,精神不正也發揮不出來,那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沒有了功夫,在救人的時候遇上了點什么事情,他都沒辦法自己去解決。
那一來被壓制的人就是他了,所以學醫之前得先學武,這樣才能解決很多事情。
這是他師傅告訴他的,而他也是這么想的,從來沒有懷疑過。
可是眼看著劉浩死去,這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他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的。
如果有人能夠改變這個局面,那是最好不過的,但是那個人絕對不是張院長。
張院長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他選擇相信白羽。
所以他就走到一旁將白羽剛才的事情告知了其他人,毫無疑問立馬就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對。
就算白羽再怎么厲害,也沒有沒辦法一個人解決這個事情吧,但是這個事情張院長已經想好了,而且不用他們負責。
白羽也許真的辦法,為了救人,所以他們只能離去,但是離開的時候嘴上還說著一些,讓人不太高興的話。
白羽聽此看了他們一眼。
急診室大門關上之后,他才讓心思放到劉浩身上。
“你可真幸運,也幸好有我在你旁邊,不然的話,這個世界上還真沒有人能夠救你,或者說不會付出這么大的代價。
所以你以后,你可要對我好一點。
我知道你能夠聽得到的,所以麻煩你記得清楚一些,有些話我可不想再說第二遍。”
要是對方醒來之后,有些話他說起來也挺尷尬的,所以能不說就不說。
這會劉浩好像聽到了他的話,所以眼睛動了動,只是他還沒能睜開眼。
而這時候白羽就將他扶了起來,然后張右手掌貼在他的后面,輕輕的運著一股氣到了劉浩的體內,等他護住了那顆子弓單之后,又下了一道猛力,然后那子弓單就彈出來了。
屋外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聽到了一聲響,好像是子弓單的聲音。
張院長很想去看一看,但是還是忍住了,連他都如此了,更別說其他的人,不過有張院長在主持大局,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