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交租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看著那夔牛一臉得意的看向自己,似乎對于自己的身份頗為自得。
這也怪不得夔牛這般模樣,身為上古神獸,夔牛地位并不比之前四海龍王的低,在妖族之中算得上地位崇高。
加上這一身臻至準圣的修為,即便是夔牛再低調,可是他實力不允許。
若是遇上過去的龍族,這夔牛說不準還真有幾分本事拿捏住四海龍王,可是想歸想,此時的龍族早已不是過去的龍族,敖凡自然不容許這夔牛在自己面前放肆。
而此時臥在龍王敖凡肩膀上的雷獸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出現的夔牛,只是打了一個哈切之后,便不在理會對面的夔牛。
見此一幕,龍王敖凡笑著摸了摸雷獸的小腦袋,開口說道:“好歹都是雷獸,你也不至于這般看不起他吧。”
誰知道話音剛落,那雷獸居然歪了歪腦袋,將自己的腦袋埋了起來,壓根一點理會夔牛的意思都沒有。
搖頭失笑一聲,龍王敖凡沒有理會那夔牛難看的臉色,將那雷獸用一道龍力托舉著送到遠處的玉錦懷中,淡淡的說道:“替本王看好了。”
看著懷中的可愛異常的雷獸,玉錦臉上露出笑意,點了點頭后將懷中的雷獸護好。
瞅了一眼在玉錦懷中亂拱的雷獸,龍王敖凡一時間有些無語,搖了搖頭,這才將目光從雷獸身上收了回來。
看著臉色難看的夔牛,龍王敖凡這才淡淡的說道:“據我所知,你們一族之前一直在東海流波山才對,怎么如今你卻在此處?”
夔牛在黃帝之時曾被斬殺一只,眼前這位應該是逃掉的才對,只是躲在北俱蘆洲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龍王敖凡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此事,夔牛身上一道怒火頓時噴涌出來。狠狠的盯著龍王敖凡,眼神中滿是殺意。
“你還有臉問本王?你家祖上干的好事你能不知道!?”
龍王敖凡聞言頓時就是一愣,稍加思索之后便明白過來,笑著說道:“這么說來,你那另一半是被我家祖上擒拿的了?”
黃帝得夔牛,用夔牛之皮制鼓,用鼓為錘。
這等大仇,也怪不得眼前的夔牛會這么對待龍王敖凡,只是此時的龍王敖凡并無一絲害怕的意思。
見龍王敖凡此時一臉的笑意,夔牛頓時一怒,身側猛的出現一道雷光朝著龍王敖凡劈了過去。
只一瞬間,龍王敖凡的面前瞬間出現一道屏障,將那雷光的擋下之后,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死死的盯著夔牛,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還敢動手?本王可是還有事情沒有說完呢。”
單手一揮,將那擋下的雷光瞬間抹去,龍王敖凡冷冷的看著夔牛,莫名的寒意瞬間在夔牛的心底浮起。
“你族待在我東海流波山多少年了,以為就這么拍拍屁股就能走了?你恨本王?本王還沒問你收租子呢!”
話音剛落,無論是夔牛還是眾妖,頓時就是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龍王此時會說這話。
金豹面帶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敖申,開口問道:“使者,龍王這租子是個什么東西?”
敖申聞言,頓時心中一慌,尷尬的咳嗽了幾聲之后,開口說道:“如今四海一統,照理來說,這四海之地便是龍族的地盤。”
聽到敖申這么說,眾妖頓時點了點頭,這話說的不錯,即便是在北俱蘆洲也是這么個道理。可是這和租子有什么關系?
看了一眼眾妖好奇的目光,敖申這才接著說道:“照理來說,本是我鎮海龍宮的地盤,這四海之內就不能有鎮海龍宮之外的人存在。但是龍王感念修行不易,因此并未將散修和一些妖族趕出四海之地,只要付出一些法寶一類的東西,當做租子,便能夠繼續留在四海之地修行。”
“四海之地靈脈頗多,對于妖族散修來說,大有裨益,因此有不少的妖族和散修都同意了龍王的說法。便是截教的通天教主都沒有多說什么,親自送了三件法寶給龍王,好讓他截教門人安心修煉。”
聽到敖申這么說,眾妖這才點了點頭,明白了這租子的含義,只是看著敖申還有龍王的目光總是有些古怪。
雖然不知道為何心中覺得這么做有些奇怪,但是總是好事不是,龍王心善,給了不少散修妖族一條活路,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天道的造化。
這時,一旁的白熊面帶惱怒的說道:“這本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鎮海龍宮有不白白收他們的租子,凡是照著做的散修妖獸,只要在鎮海龍宮的地盤,都會受到龍宮庇佑,那個不長眼的敢來招惹龍宮?闡教的太乙金仙頭發都被燒了幾次了?敢放屁嗎?”
狠狠的瞪著對面的夔牛,白熊怒道:“收租子這是,就是闡教的通天教主都沒有反對拖欠,人家堂堂一教圣人都沒有說什么,輪得到他一個準圣在這里拖著!?”
而此時的龍王敖凡對面的夔牛好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怔怔的看著龍王敖凡,眼神中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回想當年自己族人被應龍用計騙開,什么不要臉的手段都使用上了,要不然自己怎么能夠上當,讓族人落入黃帝的手中?
沒成想千年以過,自己好不容易熬死了應龍,轉眼間迎來了一個更加不要臉的來。‘’
這讓夔牛心中惱怒無比,正在這時,龍王敖凡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怎么?你還想欠本王的租子不成!?”
見夔牛半天沒有反應,只是盯著自己看,龍王敖凡眉頭一皺,開口說道,語氣也算不上多好。
這都多久了,自己還沒有見過敢欠自己東西的。沒成想今天開了眼見,居然見到一位,還是一位準圣。
“敖凡,今日你能擊敗本王再說這些吧,本王發誓,今日定要將你的腦袋擰下來!”
夔牛此時眼中通紅無比,身上圣威涌動,死死的盯著龍王敖凡,恨不得立馬將其斬殺。
只是夔牛明白,面前的龍王敖凡,也是準圣修為,雖然不知道手段如何,但是龍族向來是同階鮮少有敵手的存在,自己這時候冒然沖上去,吃虧的一方不用想都是自己。
而此時的龍王敖凡微微一笑,看著夔牛說道:“既然如此,本王今日就親自來取了。”
話音剛落,體內祖龍訣迅速運轉,身上的龍威瞬間彌漫開來,準圣威勢之強,便是讓對面的夔牛都變了臉色。
()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