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4章 流言蜚語(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白絮見到蕭蓉蓉,心中也是充滿厭惡的,她在星炎門見過好幾次她,但每次都說一些陰陽怪氣的話。
比如,蕭蓉蓉就經常說白絮很美很優秀,難怪會深得三皇子喜歡之類的話……
總之,白絮每次聽見她這種惡心的恭維,就想給她一巴掌。
“這位就是白城主千金?在下是帝城紫雷伯爵之子,李霖樂!”一名高瘦男子走上前,笑著打招呼。
“白嚴卿的女兒?看起來架子不小嘛!”另外一名男子道。
看他的穿著,就知道他是一個侯爵之子,地位很高的。
“小侯爺,白姑娘可是三皇子的……”李霖樂低聲提醒道。
“哼,這怎么可能?白絮還配不上三皇子!她頂多是三皇子修煉輔助之用,不過她能輔助三皇子修煉,那也是她三生有幸!”那小侯爺不屑一笑道。
這小侯爺看起來倒也有幾分俊美,衣著華貴的他,加上他那種傲慢的氣勢,令四周的人都有些怕他。
地位高的他,說話自然也沒什么顧慮。
白絮頓時怒了,這也是她心中最討厭的事。
雖說她父親和趙景忠現在的關系不錯,但是,她一直擔心趙景忠會再次找上她來。
“原來如此!”蕭蓉蓉低聲道,她終于明白,為什么她每次恭維白絮,卻引來白絮的反感眼神。
“就算是這樣,她也是三皇子身邊的紅人!”李霖樂低聲道。
“紅人個屁……三皇子早就突破,她對三皇子已經沒用了,要不然她也不會來星炎門!星炎門現在雖然聲勢浩大,但終究還是比不上太仙門的。
沒有三皇子的扶持,她在太仙門已經混不下去,才來星炎門的。她在太仙門連鳳尾都算不上,不過來到星炎門卻成為雞頭。”帝城的小侯爺譏笑道。
“小侯爺所言甚是,她不過是星炎門的首席弟子而已,卻總是趾高氣昂的。原來不過是太仙門淘汰的弟子。”蕭蓉蓉也冷嘲熱諷起來,附和那個小侯爺。
白絮可是氣得不行,在旁邊的林郁雅也同樣咬牙切齒,恨不得掐死這幾個侮辱白絮姐的人。
“如果他真是三皇子身邊的女人,她就不會和這種男人走得那么進!”小侯爺看了沈翔一眼,笑道:“不過嘛,三皇子若是知道她和這種小白臉一起,肯定也會很憤怒的,這小白臉要倒霉了。”
“你閉嘴!”白絮怒喝道。
因為這涉及到沈翔,沈翔是她的大恩人。
“白絮姐,別和他們一般見識!”沈翔連忙勸說。
沈翔雖然是少年外表,但他可是老狐貍,非常沉得住氣,不會在這種場合大打出手的。
也就年輕氣盛的人,才會被人三言兩語激怒。
沈翔心中當然也有氣,但他會有自己的方式出氣……比如月黑風高的時候,就很適合動手。
“你們真是姐妹情深啊,共用一個男人嗎?”蕭蓉蓉調侃笑道。
“可能是她們窮,兩人湊錢包養這個小白臉!”那小侯爺笑道:“在帝城,這種事也常見!”
“蕭蓉蓉,真沒想到你是這種惡心的女人!”林郁雅也是氣得不行,終于忍不住了。
“小雅,你才讓我失望!看來你注定庸碌一生,誰讓你貪圖享樂,整天玩弄這種小帥哥,都耽誤修煉了。”蕭蓉蓉笑道。
“你……”林郁雅氣得不行了,要沖上去,但卻被沈翔拉住。
“小雅姐,由他們說去,我們又不會少一塊肉。他們就希望我們氣急敗壞過去打他們。”沈翔說道。
對方可都是帝城的貴族子弟,沈翔在那么多人面前,也不方便出手。
如果他不出手,只是林郁雅和白絮出手,那她們會吃虧的。
“小雅!”白絮輕聲道:“我們進車里!”
林郁雅和白絮都很快反應過來,沈翔不太適合在眾人面前動手的,她們早就知道沈翔個很低調的人。
她們馬上進入那輛車,沈翔也跟著進去。
隨后,蕭蓉蓉他們有在外面說著許多難聽的話,說林郁雅和白絮和一個小少年在車內什么什么的。
沒能激怒白絮,那個小侯爺也很不爽。
“她們都沒出手,少了很多樂子啊!”小侯爺嘆道。
“小侯爺,你真的肯定白絮被三皇子拋棄了?”李霖樂還是比較擔心的。
“放心吧,我在帝城混了那么久,對這種事從來不會判斷錯的!像她們這種輔助修煉的女人,都是用完就丟……白嚴卿能從新成為城主,估計也是用女兒去換的。”小侯爺非常肯定的道。
“難怪白嚴卿之前被通緝,但后來卻從新成為城主,而且還和三皇子結盟。”李霖樂點了點頭。
“對了,前面負責收過路費的人我認識,我認識黑炎幫的一個堂主。他負責潛龍地,我們過去和收費的打聲招呼,讓他們等一下刁難白絮他們,多收幾倍他們的過路費。”小侯爺笑道。
“小侯爺真厲害,什么人都認識。”蕭蓉蓉稱贊道。
小侯爺只是得意的笑了笑,道:“走吧,我們先過去,等一下弄點樂子來耍耍!”
……
小侯爺他們的對話,都被沈翔聽見了。
“白絮姐,他們打算在過山道的收費卡點刁難我們!”沈翔說道:“那個小侯爺,認識黑炎幫的堂主。”
“那我們回去吧,不去潛龍地了!”
白絮心情很不好,因為最近外面流傳各種她和三皇子的流言蜚語,都非常難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