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典當行(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時暮落最終還是選擇買下了那條紅色的裙子,反正也只穿這一次,下次能遇到合適的場合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
她挽著俞哲的胳膊,一邊走一邊小聲低語。
“你這次的委托,可能會很危險……”她并沒有選擇直入主題,畢竟有些重要信息還是要隱瞞的,必須引起俞哲的興趣讓他主動提問。
“為什么這么說?”俞哲果然一秒就被帶到了時暮落的交談節奏上。
“其實莫林交代任務的時候也說過一個細節……只是你當時沒有注意……尹實他希望能通過雇傭殺手的方式來取得養父尹茂手中一直控制的股權……”
時暮落快速的在腦子了總結語言,以及計劃說出這些話時所用的語氣。
“所以當天除了我,在場的還會有另一個殺手對嗎?”俞哲微微一皺眉,他立刻就猜出了時暮落想要表達的意思。
“沒錯……所以你要在完成任務的同時,保障雇主的安全,如果這兩個要求你只能完成了一個的話,對于你,我,莫林,都會造成很大的麻煩……甚至可能是……”
時暮落首先將嚴重性擺在最前面,并且試探性的看看俞哲的想法。
“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啊?!”時暮落手指輕輕掐了一下俞哲的胳膊,嘟著嘴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可能……要殺目標之外的人了……畢竟比起讓他落入他目標或是警方的手里,殺了他是對他最好的結局……”
俞哲沒有說話,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么做,但是權衡利害的話……你應該做好準備。”
時暮落故作猶豫的一點一點透露著信息,以免一下子說的太多引起懷疑。
“你怎么會知道我的習慣。”俞哲的態度突然變得冷的可怕,但這只是不自覺的流露,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看出來的,你體術水平遠超常人,但你下手永遠留有余地,不管是當初你來救我,與十幾個人對戰的時候,還是三個月前,面對那個對你招招致命的年輕殺手的時候,你明明可以取他們性命,你卻并沒有。”
時暮落并沒有被俞哲的狀態嚇到,她反倒覺得,作為一個殺手這樣的狀態才是最迷人的,于是她繼續低語道,
“我可以理解每個殺手都有自己的原則,只不過……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你的安全不是嗎?”她低垂下眼眸,看起來十分憂傷,“我真的很擔心你,因為對方不可能對你手下留情……”
她邊說邊緊緊抱住俞哲的胳膊,腦袋依靠在他的肩膀,漸弱的聲音像是在低聲啜泣,整個狀態中,或許確實有一部分真情實感。
“放心吧,我不會讓人傷到的。”俞哲根本頂不住時暮落這副樣子,忽略了很多細節上的問題,微微笑著安慰她的情緒,“那人的相貌你知道嗎?我會在他下手之前解決掉他的。”
“不知道……”
時暮落搖搖頭,心里在思考俞哲的意思,他這是算同意了嗎?他所謂的“解決”和自己理解的到底是不是一樣的。
俞哲微微張嘴卻沒把話說出來,他心想,既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那這任務可就過于困難了,畢竟連需要提防誰都不知道。
“我……我會幫你的……”時暮落看出俞哲心中所想,連忙說道。
“你幫不上忙的。”俞哲笑了笑,認為時暮落只是想替他分擔煩惱,心里有絲暖意,不過深知任務難度的他不會讓時暮落以身涉險的。
“我真的可以!”時暮落露出堅定的微笑,“我會幫你找到那個人并攔住他,你安心做你的工作就好。”
她剛說完,馬上就換了個擔心的語氣繼續說,
“但是……如果真的攔不住的話……答應我……殺了他,別讓你自己受到傷害。”
時暮落沒有再繼續暗示,而是用最“楚楚可憐”的語氣直接把目的告訴了俞哲。
“……我會的。”
俞哲短暫的猶豫了一下,這明明已經違背了他的原則,但是在聽完時暮落的話后,竟覺得只有照她說的做才是正常的。
他的心緒似乎真的慢慢變了。
但他并沒有意識到這改變的原因。
少了一份人性,卻倒向著真正的無情殺手靠攏了。
“可是……你要怎么找到他。”俞哲想了想問道,既然不明對方的身份,那時暮落又要用什么方法呢。
“記住所有會到場的人,那平白無故出現的陌生人,就一定有問題。”時暮落輕松的回答道。
“這?做得到?”俞哲對時暮落這種“排除法”感到驚訝。
“如果是我,就可以 ~”時暮落調皮的笑了笑,自信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前一天晚上和莫林拌嘴的狀態。
但她并沒有繼續話題的意思,該說的已經說過了,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而真正到時候會出現的變數,她也無法預測,干脆不去多想,到時候隨機應變。
“吶,時間還早,也難得出門~再去買些配飾好了~”還未等俞哲多問,時暮落已經拉起俞哲的手,沖向一家店里。
既然是“高端局”,即使只是幾個小時,時暮落這樣的“完美主義者”也絕對要把偽裝做到極致,禮服,鞋子,飾品,手包……一樣都不能缺少。
“典當行?!”俞哲在店門口拉住時暮落,表情有些疑惑,他本以為時暮落的目標會是商場里的各大奢侈品專柜,萬萬沒想到卻是家典當行。
他對典當行的印象,還是像影視劇中的那種高高的木質柜臺,掌柜的躲在后面鑒定物品的程度。
“有什么問題嘛~”
“沒有,只是……為什么不去專賣店買呢……”
“因為……便宜啊。”時暮落輕笑著回答,“今天我買的所有東西,恐怕只會在任務當天用一次,為了裝裝樣子罷了,投入太多的錢進去太浪費了。”
“配飾的話,平時也可以用啊?”俞哲不解。
時暮落搖搖頭,表示并不可能:
“奢侈品太引人注目了,做這一行難道不應該表現的低調嗎?我們盡力去表現常態的生活,如果做出不符合我們表
象的‘人設’絕對會引起旁人的懷疑。所以這些東西買回去也免不了落灰的命運,也就沒有必要糾結它的新舊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